我是艘小小的船,停留在港口的臂彎; 看似自由的我,被困在海洋大小的牢籠; 不管如何逃避,望見的都是blue。

這是位國中生的作品。國文老師帶他們去看海,叫他們感受、聯想,創作屬於自己的新詩。他們看的,是學校後面的海,他們讀的,是台灣最北端的國中------石門國中。

在石門國中,不只國文,所有課都跟海洋有關。這些課不是活動、講座,也不是輔導活動課,而是融入各學科,從國一到國三,每學期至少有七個教學單元跟海洋有關。

校長崔如璋說,石門地區青壯人口外移比例高,他接任石門國中校長時,國小畢業生也外移,入學率不到五成。全校一百二十多位學生,弱勢生四成、單親家庭六成。看著學生望書本打哈欠,崔如璋思考著:「雖然一技之長很重要,但對孩子太遙遠,不如先培養孩子的基本能力,讓孩子願意學習。」

海洋課程,從閱讀開始

一開始崔如璋並未急著發展課程,相反的,他先從人著手。偏鄉學校師資流動率高,為了穩住老師,他四處尋覓理念相同的老師,現在全校十六位教師,可說是崔如璋心中的一時之選。崔如璋笑說他是老師裡家訪次數最多的人,因為導師頂多了解自己班上學生,他則是跑遍全校所有學生的家裡。

海洋課程,從閱讀開始。國文課裡,老師安排相關書單,像是海明威的《老人與海》、黃春明的《看海的日子》、夏曼藍波安與廖鴻基的作品,帶領學生讀些篇章。

接著,各種課程都逐漸與海有關了。社會課上到「海岸種類」,為何不帶孩子步行十分鐘,到石門洞看看「岬灣海岸」的海蝕地形?數學課上到「直角座標平面及其應用」,為何不到學校附近實際學習,用比例尺、座標的概念,算出海巡隊到五龍宮的實際距離?

英文老師以英文編排介紹石門的觀光DM為教材。自然老師教學生生活中常見的海洋生物,分辨透抽、軟翅、烏賊與魷魚的不同。藝文課則以「家鄉的美麗與哀愁」為主題,帶學生到海邊觀察,學生觀察的美麗有「浪花、貝殼、天空」,看到的哀愁則有「粽葉、菸盒、○○○寫的幹」,接著以淨灘後的垃圾為材料,創作地景裝置藝術。

踏查社區探索自己的家鄉

課程之外,還有「社區踏查活動」,石門地區有四條人文、生態步道,校方帶學生實地踏查,培訓學生當導覽解說員。

石門國中的海洋主題課程已經發展五年,去年集結各科教案印成「課程發展成果輯」,讓之後老師有參考的依據。教務主任洪佑瑄說:「上過海洋系列主題課程後,學生對家鄉有不同的看法,原來石門的大海、地形、產業、文化發展,和他們的生活是如此緊密。」

輔導主任陳德謙則說,這些學生以前學習狀況低落,不受肯定,不過這幾年下來,敢和老師談夢想了。有個學生家裡開海產店,上過海洋課程後,對在地生態、漁業、觀光都有些認識,開始想說如果以後他接下海產店要怎麼經營,如果不接,又要怎麼規劃未來。

這幾年石門國中新生入學率升到九成,考上公立高中職的人數也逐年上升,但崔如璋說他最「自豪」的成果是,前年畢業生考基測,所有學生的作文都在三級分以上。他說,偏鄉教育看重的是「托底」,這個「底」,是孩子的基本能力,也是孩子生涯探索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