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氣,吐,開腳,眼睛看鼓心,背挺一點,」優人神鼓「表演36房」教室裡,十二位北政國中「優人神鼓社」同學在老師帶領下,半蹲、跨馬步,右手鼓棒重擊鼓心,「咚、咚」鼓音連續迴盪二十分鐘,震撼人心。每週三帶學生搭公車來練鼓的輔導主任李瑞春說,一些對學業比較沒興趣的同學慢慢鍛鍊出定性與專注力,找回了自信,還拉回一個原本瀕臨中輟的孩子。

學校「輔導」,學生「主導」

同時間,北政後面山坡的小菜園裡,「自己種菜自己吃社」的社員正努力的翻土、育苗,今天的小苗是茄子和玉米。

「老師,種茄子沒有人要吃啦!」同學雖然小小的埋怨,還是奮力扛起鋤頭揮汗翻土。社團外聘老師、文山社大講師高樹木說,種菜能收多少要靠老天幫忙,開心的是,「看他們可以慢慢耐下心來,不怕蚊子,不怕髒,努力付出並且享受過程。」

北政不大,全校才十二班,卻是師生總動員的全力投入社團。「除了表訂的一節聯課拿來辦社團,我們再加碼,還動用寶貴的第八節輔導課,」校長高松景驕傲的說,他們的七年級學生一週有高達四堂的社團時間,可一次選擇兩個不同社團,充分體現了北政跳脫知識導向、邁向全人發展的教育主張。

民國八十二年,北政經歷「自願就學」和「自主學習」兩個教改實驗計畫的洗禮,後來雖回歸體制內,卻仍保有體制外的先行者基因。

北政辦理社團也有一套獨特做法,學校扮演「輔導」而非「主導」的角色,社團高度自治與成熟的運作模式,就好比大學生玩社團一樣過癮。

北政的社團打破班級與年級自由選社,增進同儕互動與跨年級切磋觀摩的機會;社團經民主程序選任幹部,在老師指導下,學生負責自主經營;經過第一學期的試探後,第二學期開放學生轉換社團的機會;鼓勵學生創設新社團,學校幫忙找適合老師;學期末,訓育組用問卷調查,了解學生對社團活動的滿意度及學習情況,建立回饋機制,調整社團方向。

社團 vs. 課業,零衝突

北政的孩子不只在社團試探興趣,找到自己的優勢,也學會人我互動溝通協調、衝突處理的能力,鍛鍊個性。清秀白淨、一頭長髮的劉洧慈是童軍社亞虎小隊長,她回憶去年參加的七天童軍高考營,簡直是人間煉獄——每天五點半起床去提水,提太慢不但被罵,早餐還沒得吃。

剛開始一到晚上她就打電話跟爸媽哭訴今天多可憐、野炊科目又沒考過,慢慢她發現自己不再抱怨,毅力有很大進步,也學會分享、付出和領導。

小規模的北政沒有校隊型或才藝型社團,因為他們堅持「如何學」比「學什麼」更重要,養成能力才是關鍵。北政同時充分提供舞台,如校慶、畢業典禮或校外表演比賽,給孩子展演的機會,特色社團「優人神鼓社」還曾獲邀到台北聽奧和花博演出。

負責辦理社團的學務主任劉佳育說:「過程中孩子們看到自己的改變,會自我肯定,他們的基本需求被滿足了,自然會往學業增進。」九十九年畢業的童軍社小隊長是基測滿分狀元,一○○學年度也有七位同學基測分數達第一志願,多元發展和課業學習在北政沒有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