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下午,一年一度的「聖心金曲獎」即將開賽,問報名重唱組的阮怡群會不會緊張,原本談笑自若的她突然停了幾秒,點頭強笑著說:「會。」怡群表示,她很容易怯場,去年第一次報名聖心金曲獎,選擇不用拋頭露臉的創作組,以和同學合作填詞譜曲的歌獲獎。今年她想給自己一些挑戰,又害怕獨自面對舞臺,就拉了好朋友報名重唱。這不僅是因為喜歡唱歌,也想學著不要總是那麼膽怯。

歌唱大賽,聖心人共同回憶

聖心金曲獎的評審之一,是「爵諾人聲樂團」團長劉郁如,她也是聖心畢業校友。十三年前,還是個青澀國中生的她喜歡創作,曾在聖心的比賽中自彈自唱創作歌曲。「我每次只要寫自傳,一定會提到參加聖心金曲獎創作組初試啼聲,國中獲獎給後來學音樂的我很大的鼓勵,」劉郁如對她當時的音樂老師說。

聖心的年度歌唱大賽已經舉辦超過三十年,「聖心女中沒有音樂班,但願意往音樂方面深造的學生卻也從未被埋沒,」在去年的聖心五十週年校慶音樂會手冊中,校長魏雪玲這樣寫道。

雖然沒有音樂班和美術班,但藝文活動之於聖心師生,就像八里的陽光之於校園裡的大樹,是必要而自然的元素。

每年級只有四個班的聖心,全校卻有多達十三個藝文相關社團。校方每年會安排五場藝文團體表演活動,吳興國、天韻合唱團、雲門、表演工作坊、如果劇團、朱宗慶打擊樂、敦煌古典舞集……都曾應邀到校演出。另外還有聖心美展、聖歌比賽、校園攝影比賽等多項活動。

曾在兩所公立學校任教、去年才到聖心女中的美術老師吳秀倫說,她剛進聖心時非常訝異。首先,從來沒有老師向她借美術課考試,也沒有學生問她美術課可不可以自修準備考試。此外,學校竟然花這麼多時間與資源在藝文相關活動上,而全體師生都覺得理所當然,優游其中。

因為細膩,與藝術更貼近

吳秀倫在國高中時,念的是一所重視音樂、美術的私立教會學校,但她覺得藝術課程在聖心「特別適合」,因為「這邊的小孩很敏感,對生活是比較有感覺的。」她曾看見女孩們在校園裡撿到一隻剛出生的鼴鼠,守在牠身邊,想盡辦法要給牠溫暖、餵牠食物,「學生想得到的方式都很簡單、可愛,但就是努力想讓牠活下去。」

女孩的敏銳善感、對生活的細膩觀察,成了藝術創作最佳的土壤。吳秀倫說,其他學校裡也有藝術天分佳的孩子,但在指導他們創作時,老師必須提供架構、故事,「可是在聖心不用,她們會有感受、有故事,會跟我討論。」女孩心底的這些感受,因為藝術作品而得以被理解。

音樂老師張逸如則認為,美的觀念要從小培養,愈小愈好。台灣社會的物質不虞匱乏,但美感經驗相對欠缺。這些藝文活動不會列入考試,也不需透過基測來檢測,卻可能影響孩子一生,「就像是在孩子心裡種下一顆種子,」張逸如說。

在金曲獎比賽會場,台上熱熱鬧鬧,台下每個孩子心裡都種下了美的種子。那個十三年前還只是種子的劉郁如已經長成大樹,偶爾回來看看這些正要萌芽的小學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