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學習
為何孩子從學習中逃走?
「我們讓一個九歲的孩子,坐在教室裡不停的死背數學乘法表?這有什麼意義?」
~摘自未來學習(Future Learning)紀錄片
2013年TED Prize大獎得主蘇伽塔.米特拉
(Sugata Mitra)受訪內容

國中生學習力大調查 搶救「無動力世代」

作者/何琦瑜、賓靜蓀、張瀞文

諷刺:上學,加速學生「逃離學習」

三年的國中教育,成人口中暫時必須忍耐的「辛苦」,能夠幫助學生養成獨立思考和判斷的能力、讓學生更有自信的面對下一階段的學習嗎?多數的國中教師回應卻是:不行!


教師問卷顯示,近六成的老師們認為,大多數學生經過三年的國中教育後,不會對自己更有自信(表3-1)。半數以上、五成六的老師認為,國中課程並不能夠幫助學生養成獨立思考和判斷力(表3-2)。


調查數字或可窺見,國中教育的教學,沒有辦法激發學生對知識和學習的熱愛,卻加快學生「逃離學習」的速度。而第一線老師,感受到困難,卻找不到改變的方向。


走訪國中現場,不論是都會公私立名校,還是偏鄉小校,數十年如一日、如出一轍的教室風景:拿著麥克風聲嘶力竭的老師,和多數時間沉默被動的學生。讀書考試還是強調鉅細靡遺的背誦、反覆練習。從七點半的早自習開始,到第八堂課,教室裡滿是事不關己、無奈、發呆的眼神。學習效果不彰,還得延長學習「工時」,在校晚自修、上補習班,週末補課,全年無休。


國中還在用工業時代的運作方式,要求孩子投入冗長的「學習工時」,卻從來沒有檢視、提升學生在每堂課可以得到「有效的學習」。

老師察覺困難卻無力改變-圖表三點圖可放大

迷思:拿掉基測,新的動力在哪裡?

二○一二年三月底,十二年國教「超額比序」原則,沸沸揚揚的佔據各大媒體版面,彷彿國民教育被化約為只剩下「考試」和「入學」。在總統馬英九參與的「十二年國教分區說明會」中,可以清楚看到家長和社會價值分裂的核心:一派認為,沒有了「考試」,國中教育就會恢復正常;另一派卻執著,一定要維持考試的傳統,透過考試能力分級,才能「因材施教」,保障精英教育的品質。似乎所有的教育,都以「考試」為支幹,卻鮮少人探討,國中教育除了「考試」之外,十二年國教時代該帶給學生什麼「不一樣的學習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