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學習
為何孩子從學習中逃走?
「我們讓一個九歲的孩子,坐在教室裡不停的死背數學乘法表?這有什麼意義?」
~摘自未來學習(Future Learning)紀錄片
2013年TED Prize大獎得主蘇伽塔.米特拉
(Sugata Mitra)受訪內容

國中生學習力大調查 搶救「無動力世代」

作者/何琦瑜、賓靜蓀、張瀞文

「現在的七年級老師就是陷在一團迷霧中,你只是把我原來在做的(基測)廢除了,但沒有告訴我新的方向到底該怎麼做?」實踐國中教師簡素蘭觀察,過往「考試領導教學」,老師還知道如何利用考試管理學生;但是十二年國教拿走了考試,卻沒有正向的為教師配備、建構「新的學習模式、新的方法、新的重點」。


「如果十二年國教只是為了『減輕壓力』,就一直把教材弄簡單、考試考簡單,真的不一定好,學力會下降的,」曾經拿過Super教師獎的資深教師簡素蘭,觀察她教書二十五年來的變化,發現M型化後段的學生九年一貫以後比例愈來愈多:「以前一班四、五十個人,只有兩、三人不能讀,現在一班二、三十人,就會有超過五個人不能讀,」簡素蘭憂心,只談「減壓」的十二年國教,會讓中後段的孩子更加弱勢。


借鏡:日本革命重建

「孩子從學習中逃走」,以及教學現場感受到學力崩壞的憂心,台灣的處境並不獨特。日本在十年前就遭遇同樣的困難。也和台灣一樣,日本政府企圖透過免試、減壓、削減教育內容三成的「寬鬆教育」,試圖解決問題,但學生的學習動機和學力,依舊如江河日下。另一方面,主張恢復勤管嚴教、加長上課時數、大量背誦反覆練習的傳統派,卻也發現走回頭路無濟於事。


東京大學教授佐藤學試圖在「傳統復古」與「快樂學習」兩派中,找尋教育的「第三條路」。他分析,韓國、日本、台灣、中國,都有類似的「東亞教育危機」。因為戰後這些東亞國家,透過「有效、密集的教育」,進行「壓縮的現代化」。把歐美國家兩、三百年才能達到使社會富裕的現代化歷程,透過教育體制,在五十年內就壓縮完成了。透過金字塔型、直線式的教育與升學淘汰機制,很有效率的讓學生能夠透過受教育翻身,躍升到比父母輩更好的社會階層。過去四十年,教育一直是東亞國家促進社會階層流動最有效的方法。也因此,為了讓自己有更好的經濟生活、更好的社會階層,上一代有著充分的「學習動機」,讀書是一種「勉強」(為考試而念書),但因為「勉強」後有清楚的收穫,即使辛苦,也能維繫住蓬勃的學習欲望。


但是經濟發展已經到達平原期、成長停滯的東亞國家,「學歷=前途」的必然連結被打破。學生再也不能憑著學歷和成績,找到翻身的必然途徑。社會逐漸多元轉型,但教育體系與教學現場,仍以不變應萬變的,只重視孩子以「應試」為目的的學習。使得無論如何改革課程與考試內容,都不能解決「無動力世代」的被動。而學校因為眾多「學習無效」的學生,而連動產生的霸凌、少年問題叢生。 佐藤學參考歐美經驗,在日本掀起了一場「學習共同體」的寧靜革命,強調教育的改革,應該從教室、教師的教學方法開始。讓學生成為學習的主人和參與者,感受到考試之外學習的樂趣。讓教室和學校成為多元異質的學生,彼此學習、共同成長的環境,教師扮演引導者而非權威者。這套被證明成功有效的學習模式,因而被三千多所學校廣泛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