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學習
為何孩子從學習中逃走?
「我們讓一個九歲的孩子,坐在教室裡不停的死背數學乘法表?這有什麼意義?」
~摘自未來學習(Future Learning)紀錄片
2013年TED Prize大獎得主蘇伽塔.米特拉
(Sugata Mitra)受訪內容

國中生學習力大調查 搶救「無動力世代」

作者/何琦瑜、賓靜蓀、張瀞文

私立華興中學校長梅瑞珊也強調,十二年國教,就是希望國中端可以減少精熟的練習,有餘裕開始教學生「學習如何學」,有餘裕把「為什麼」講清楚,有時間增加學習的樂趣。但是關鍵要回歸到老師的訓練和重新學習。


有心的教師們,也渴望能用「新的方法」學習。根據《親子天下》對國中老師的調查發現,過往傳統單向式、演講式的教師研習已經過時。六成以上老師認為,同儕相互學習、教學的自我反思,對提升個人教學和班級經營最有效(表5-1)。台北市最近推動的「校長觀課」,也有近六成老師贊成(表5-2)。

老師也需要更新「學習的方式」-圖表五點圖可放大

台北市政府前任的教育局長丁亞雯,從二○一一年開始規劃了「精進教學計畫」,希望有系統的幫助老師重建與活化教學。去年底就安排輔導團的老師和校長,參訪了紐約中小學透過新科技的教學運用,也到上海親訪獲得PISA閱讀素養第一名的上海教育改革。


天母國中校長林美雲,在上海參訪最受震撼的是:「我們的考試題目很少讓學生去想、去思考。」林美雲希望,未來會考也能比照PISA模式,讓學生能夠思考、表達、回應有意義的題目。「如果怎麼考是大家在意的,那麼就應該更重視考試的方式,」林美雲說。


對於教學的重新建構、教師能力的更新培育,有些私立學校的腳步走得比公立學校強悍。面對台北市才剛要推動校長觀課,還紛紛擾擾停留在「法源」依據的爭執上,被定位為「貴族私校」的薇閣學校,已經導入了十幾年的「觀課傳統」。「教學過程和班級經營,是所有學校品質的關鍵,」薇閣校長李光倫每週都有自己的觀課時間表,他也親自參與主導每堂觀課後教師的討論。學校建構教學輔導系統,讓各科老師從觀課中相互成長。「老師來應徵時就告知這個傳統,這是學校的文化,沒有人會反對,」李光倫說。


十二年國教就要啟程上路,關鍵成功因素,絕對不在於「超額比序原則」。我們應該期待,這一場學習的革命,要從教室開始。讓教師成為「學習的專家」,讓學校成為有助於學習欲望滋長的花園。家長和整體社會,也應該改變關注的焦點,在大免試時代,重新啟動下一世代孩子們的學習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