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學校
看見教育的另一種可能
「我們該拿這個只生產一模一樣人才的體制怎麼辦?下一步該怎麼做?這種教育模式,已跟不上現代的潮流與需求!」
~摘自2013年TED Prize大獎得主
蘇伽塔.米特拉(Sugata Mitra)演說內容

可汗學院創辦人薩曼.可汗:創造不怕丟臉的學習世界

作者/賓靜蓀

Google和比爾.蓋茲分別贊助兩百萬、一百五十萬美元,可汗學院從個人義工「很孤單的開始」,擴展成一個有四十名全職員工的非營利組織。


除了自製更多影片、改善學習資料庫,可汗學院也舉辦「發現實驗室」夏令營,邀請孩子動手玩那些天馬行空的想法;他們也和中小學老師密切合作,印證教學現場的經驗。


二○一三年四月中旬,可汗在位於加州矽谷山景市(Mountain View)Google總部附近的新辦公室,接受《親子天下》的專訪。專訪前,這位小時候曾經每天看十二小時電視的數學天才,還在自己的電腦前,親自錄製有關第一次世界大戰歷史的影片,書架上放滿歷史、社會學的書籍,牆面上滿是他隨手的塗鴉。


可汗預言,科技輔助教學的混合式學習,將成為下一波教育的主流。以下為專訪內容。


Q 可汗學院是怎麼開始的?
二○○四年我住在東岸的波士頓,家人、親戚從南方的紐奧良來參加我的婚禮。姑姑提到三個孩子的功課,尤其擔心六年級的表妹在中學數學能力分組考試沒考好,我滿訝異為何這個很聰明又用功的女孩,數學會卡住,於是答應當她的家教。 我們約好下班後用電話和電腦(Yahoo Doodle共寫軟體),教她數學。頭幾個月幾乎每天都練習。之後她不但都搞懂了,還超前班上進度。她重考一次分組測驗,結果進入進階班。她七年級時,數學已經達到十年級的程度,高中時她開始選修大學的微積分課程。後來,我又開始教她九歲的弟弟,這個男孩兩個星期前申請進入MIT,我還滿驕傲的。


二○○六年,我搬來加州,雖然我的正職一直是避險基金分析師,但同時我已經成為家族中十到十二個表兄弟姊妹、朋友小孩的家教,每週要花十幾個小時教他們數學,或解決他們任何課業問題。後來我開始寫互動式的練習題給他們做。 因為我自己是工程師,我也設計出一些程式和軟體,去追蹤他們的進度和進步。後來我又替自己寫報告,看看身為家教,我的表弟表妹覺得哪些練習很困難或很容易。那就是最早的可汗學院。


二○○六年十一月,一個朋友建議我擴大「事業」規模,乾脆做點教學影片放上YouTube。我還說,這太蠢了吧!YouTube是那些「貓咪彈鋼琴」影片的園地,容不下數學如此嚴肅的內容。


但後來還是做了,最先的影片也只是我自己所寫教學軟體的補充教材而已,原來用意是「如果你還不懂,就看看這些影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