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教育緣起

3把鑰匙,下一波教改成功關鍵

三把鑰匙,下一波教改成功關鍵

每每談到教學革新,各種現實的「阻礙」就跳出來:教不完怎麼辦?考試沒變教學怎麼變?家長觀念沒有改!老師不願意變!校長不願意推!


回溯教改20年你會發現,這些真實存在的困難,限制了每一個想要讓教育有所不同的人。教改20年諸多改變,提供了這一波翻轉教育豐沃土壤,但也有許多立意良善卻配套不足的政策,捆綁了中小學的教學、師資與學校管理。


1994年,台灣民間團體發動了「410遊行」,同年教育部召開「全國教育會議」、行政院成立「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來自民間呼喚、官方回應的教育改革正式啟動。在12年國教的第一年,我們試圖回望歷史,穿透政策與紛擾,解析結構性的問題,理出中小學教育的下一個20年應走的路。


枷鎖1常態編班,遇上沒有升級的教學

教改主張每個孩子應有公平的受教機會,過去教育系統用成績將孩子分等標籤,常態編班被視為是打破標籤的重要手段。但是,編班方式改了,教學卻沒有升級,造就了無法教學的國中現場。 真正落實常態編班的縣市,也會在國中看見「一個教室兩個世界」的景況,「教室座位反映了這個孩子的成績和價值」,成績不好的孩子,總是坐最靠近垃圾桶的位置。

鑰匙1找到讓每個孩子都能自主學習的教法

常態編班如今變成無效教學的代名詞,問題不在編班方式,而在教法有沒有改變。而能力分班也不必被妖魔化成「階級複製」,當教育者可以放棄標籤,願意認真回應每個學生的學習困難,能力分班就可能是有效學習的一途。 近年來的教學改革,很多就是回應學生的學習落差,如學習共同體、分組合作學習、補救教學等,都有以下特點:

1. 讓孩子看見自己的進步不是計較分數。
2. 跟同儕學不只跟老師學。
3. 給學習策略比給知識重要。
4. 用數位工具弭平學習落差。


枷鎖2師資開放,但缺乏品質管控,老師社會地位滑落

教改實施以來,教師既扮演政策執行者,又是被改革的對象,教師面對政策並沒有真正認同,政策也沒有從教育現場的實況來規劃。因此,教改20年,真正改變的教師有限。雖然改變的老師不多,但社會文化的價值更迭卻很快。


鑰匙2傳統權威不管用,用專業才能讓學生信服
對教師來說,民主化伴隨的是權威的消失。當教師的「傳統權威」消失,應該走的路是提升「專業權威」。提升教師專業權威,必須從教師個人、教師組織和政府三部分下手。

枷鎖3校園民主化帶來的管理危機

校園的民主化打破了過去學校「一言堂」的情境,校園裡校長和老師、老師和學生、老師和家長的關係,都和教改之前不同。有人欣喜於民主進步的成果,但是多數中小學校長卻叫苦連天,無力施展。


鑰匙3校長重視「教學領導」的能力

面對學校的治理難題,新北市秀山國小校長林文生直言:「校長的管理困境不在遴選,在沒有課程和教學的領導能力。」他認為,能夠做教學領導的校長,老師才會服氣,才能帶領學校穩定,「教學,是家長、老師、校長的最大公約數。」



5分鐘看懂20年教改

6個教育開放,卡關在哪裡?

回顧教育改革20年歷史,我們會看見當前國中小教育樣貌如何被形塑出來,也會發現教改以來,往往政策與多數家長期待仍有落差,而造成許多衝突。


教育現場危機面煙火式教育政策無效

《親子天下》從2010年起,每兩年進行縣市教育力調查,全面體檢各縣市政府對於教育的投入。2014年《親子天下》「縣市教育力大調查」延續過去,從政府投入和領導者滿意度、閱讀力、教學力、公平與多元力四個面向共42個指標,檢驗各縣市在教育上的投入和成果。四年持續觀察,我們發現不少縣市政府的教育政策投入已從衝刺跑短跑講究速效,進展到調整體質準備跑馬拉松長期投入。15歲前的國民教育品質,將決定台灣未來20年的競爭力,公立小學如何把危機轉成機會,挑戰地方首長遠見。……全文請見《親子天下雜誌》59期。


2014年縣市教育力大調查 請點選地圖,了解各縣市調查結果

資料來源|《親子天下》調查,完整總成績資訊請點此查詢

現在起,每一個投票的決定,會影響下一代未來。
翻轉希望篇-老師自我革命,啟動新教改


一名積極翻轉教學的國小老師說:「我一個人最多影響一百個學生,但是如果我可以影響一百個老師,就可以活化一千個學生的學習。」


行動由「我」開始,找回孩子學習的熱情

行動由我開始,找回孩子學習熱情

對知識充滿好奇、對學習抱有熱情,這原本就是當學生的權利,也是所有「學習」真正能發生的基礎。但讓人著急的是,在台灣走過教改20週年,啟動12年國教的關鍵時刻,卻碰上學生「不考試就不讀書」的危機。大眾媒體卻把關注的焦點,一直局限在12年國教升學的爭議。


升學制度的修正,無法改變學生從學習中逃走的危機。如何挽救學生學習動機,最重要的其實是教學技術的革命,改變數十年不變的教室風景,那種只准「你說我聽」追求標準答案的填鴨式教育。


最近兩年來,其實在台灣各地,已經看到一股新興的教改風景,這次的改變和過去20年不同。20年前的教改,是家長站出來要求改變。這一次則是現場老師從自己的教室啟動改革,太多老師看到學生坐在教室裡的困境,也感受自己教學熱情消失,重新思索著「老師」的任務和使命。


行動由我開始,找回孩子學習的熱情

這也是第一次,台灣的老師彼此學習、互相影響。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教授卯靜儒觀察,過去,中小學老師的面貌是扁平不清楚的。但現在有一些明星老師出來,讓中小學老師形象鮮明立體。


他們用行動改變困境,並且樂意跨出去影響別的老師,積極翻轉教學的新北市龍埔國小老師施信源說:「我一個人最多影響一百個學生,但是如果我可以影響一百個老師,就可以活化一千個學生的學習。」他們勇敢的說:「這一次,教改從我開始!」


現場的涓滴改革力量,正在匯集。這一波的翻轉教育,攸關著12年國教是否可以穩健上路。卯靜儒指出,這一波改革從教師開始,這股正面的能量,若是可以協助老師體會到學生的需求,下一波就會影響到學生。


教師調查時間為2014年5月14日至6月13日,依比例採分層抽樣(連江縣因為樣本數過小,為全部邀請),共寄出19,645份問卷給各學校教師,最後回收10,446份有效問卷,總回收率為53.2%。另外,各縣市平均回收475份問卷,平均回收率為53.9%。


資料來源|《親子天下》2014縣市教育力大調查


採訪後記-為了這堂課 我願意再念一次國中

謝謝願意翻轉教育、翻轉孩子生命的老師們

《親子天下》編輯部教育組的召集人張瀞文,曾經是一位國中老師,也曾經被學生氣哭……加入《親子天下》以後,她採訪過無數的老師。為什麼最讓她感動的卻不是那些最厲害的老師?


作者|《親子天下》編輯部召集人張瀞文


因為工作,我很幸運可以採訪國內許多「很厲害」的老師,總讓我激動不已、崇拜得不得了;但是常常在我心裡出現的,總是那些「不太厲害」的老師,在日復一日、尋常日子中,努力讓自己變的更好的那些老師。


台灣有很多老師在尋求更好的教育、讓學生眼神發亮的教學,只是在過去,這個追尋很辛苦。這兩年,教育現場有著讓人追趕不及、熱血澎湃的改變:愈來愈多老師的改變被看見,被分享;愈來愈多老師跨出學校圍牆的界限,在網路上串聯交流;愈來愈多老師不在乎有沒有研習時數,跋山涉水去觀課取經;有老師已經資深到可以退休了,卻鼓起勇氣打開教室的門,希望創造讓學生熱愛學習的教室。


對我來說,不論最終成為一個什麼模樣的老師,努力的過程最動人。無論你是不是明星老師、現在的教學夠不夠卓越,一點都不重要,我在採訪的過程中,總被每一個認真的老師的身影打動。每次都好想好好謝謝「每一個」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的老師,謝謝你們愛孩子,謝謝你們讓自己變得更豐富,謝謝你們翻轉了教育的樣貌。……完整全文請見《親子天下》官方網站


為了這堂課 我願意再念一次國中

《親子天下》編輯部的記者張益勤,過去一年幾乎跑遍了台灣各縣市國中小教育現場,她進入教室觀課,也參加過好幾場翻轉教室工作坊、賽E趴……外文系、新研所畢業的她,居然開始對科學產生了很大的學習熱情,她遇到了怎樣的魔法老師?


作者|《親子天下》記者張益勤


採訪好多翻轉老師,見證他們如何翻轉學生的學習,但是到頭來,我想我也被這些老師翻轉。尤其是好多自然科老師彌補我的恐懼。他們讓數理很不在行的我,看見自己的潛能,也讓學習像上了癮,不想停下來。


台中市光榮國中生物老師鍾昌宏是我認識的第一個翻轉教育的老師,和他們班一起上課,學生落落大方的邀請我坐下來和他們一組,打破我以為「國中生很難搞」的印象。還記得當天和我同組的學生要上台講解出芽生殖,結果他們很有創意的讓瘦小的學生躲在體型壯碩的學生後方,然後喊了一聲:「出芽生殖!」瘦小同學就漸漸從後方露出頭、手、身體。全班和我都笑翻了。


之後的課堂討論,也讓我大開眼界。鍾昌宏要學生定義「生殖」。「看課本上寫的不就好了嗎?」我充滿疑問與好奇。可是同學卻接二連三的舉手,從「兩個配子」,到「受精作用」,再到「一公一母」,這些年紀比我小好多的國中生,說了好多我想都沒想過的發表,從沒想過光是定義「生殖」就可以有這麼多種回答!我無地自容、感到丟臉,但是又有一點興奮,想不到一堂國一的生物課也能帶給我有如看Discovery頻道一樣的新鮮感。


當下課鐘響,我生平第一次捨不得下課,甚至為了鐘聲打斷討論感到生氣,我也和學生一樣意猶未盡的賴在教室,捨不得回家。我心想,為了這堂生物課,我願意再念一次國中。……完整全文請見《親子天下》官方網站


9/24 親子天下翻轉教育創意老師小聚活動照片

翻轉教育創意教師小聚-各桌合照

翻轉教育創意教師小聚-活動花絮


翻轉人物
均一教育平台
打造華人世界的「可汗學院」
讓孩子「餓」
他會學得愈多
自主開放教室先鋒
用學思達讓學生眼睛亮起來
教育應該不一樣
用翻轉找到自己的第一名
在希望教室裡
成為一位「懂孩子的大人」
「教育噗浪客」
一輩子要朝聖一次的教師社群
要走得快,就一個人走
要走得遠,就要一群人走
脫掉醫師袍
樂當「藏鏡老師」
放棄美國高薪
資優女孩投入偏鄉教育
堅持0.01的改變
陪孩子逆流而上
萬人備課Party
用熱情傳遞「溫氏效應」
「生物趴辣客」發起人
課堂充滿驚奇與探險
創意教師完整名單點此觀看 翻轉教育網站連結

募集說明:這不是「華山論劍」的競賽,而是「尋找夥伴」的旅程

《親子天下》舉辦這個活動的初衷,不是「評選典範教師」,因此只要符合徵件資格,均是【翻轉教育.創意教師】的社群成員。我們希望匯聚「已經進行教學改變」的教師,讓課堂上點點的教學創意、方法與策略,可以跨越校園圍牆阻隔,跨越地理縣市侷限,在一個平台內有彼此激盪、碰撞的機會,讓每次的交流,都能成為使學生學習變得更美好的養分。


更多創意老師募集精神詮釋,請見原始募集網站


創意教師完整名單點此觀看
破除2大迷思教養會考小孩

12年國教,真的來了!第一屆的國中九年級生,在今年5月17、18日參加第一次舉辦的教育會考。這是台灣歷史上,12年國教的第一代「會考小孩」。


現在正為12年國教焦慮的父母們,百分之百都是「聯考世代」的產物。共同經歷過分分計較,垂直排序,差一分差一個志願和前途的競爭環境。12年國教改變了升學的遊戲規則,少子化的推波助瀾,學校供過於求的生態,即將大幅翻轉升學和競爭的典範。


會考時代,必知三個重要改變
三個改變-明星高中社區化、職校興起、「先公後私」鐵律鬆動

聯考父母必須破除2大迷思

少子化的趨勢、學校供過於求的生態,讓家長和孩子未來必然會面對更多「選擇」,再也不能單靠「分數落點」決定學校。要為孩子做好「最適」的升學選擇,聯考世代的父母,得先要「換腦袋」。一頭鑽進升學資訊之前,必須先打破兩大價值迷思:


 破除迷思1   沒有「高分低就」,只有「適性輔導」。聯考時代,學生人數眾多、學校少,學校排名的次序是一種極端嚴格、無法撼動的階級制度。聯考時代的父母也一直相信:拚出好成績,沒選擇最高分的學校叫做「高分低就」,是不可思議,也不可原諒的浪費。但現在的孩子不這樣想!


彰化縣彰興國中校長蔣秉芳,很驚訝的發現,今年有許多平常在校排名前40名,明明可穩上彰中、彰女的學生,卻把高職填第一志願。願意「高分低就」的學生愈來愈多,蔣秉芳覺得很震撼:「其實,今年看到試模擬填志願時,學生並沒有在掙扎啊!對於生涯探索,掙扎的不是孩子,而是校長、老師和父母。」


校長掙扎的是放榜後校門口圍牆上的紅色榜單夠不夠亮眼;老師掙扎的是班上學生考上第一志願的人數;家長掙扎的是孩子念明星高中的光環......


 破除迷思2   學歷貶值,名校不再是工作保證。聯考父母國中時,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可以進公立高中,但現在是人人都有一個以上的入學機會。 今年,競爭最激烈的基北區開出的所有公私立高中職的名額,預估比國中畢業生人數整整多出了近兩萬個名額。兩年後,台北市的國中畢業生總數,就逼近「公立」高中職招生總額。換句話說,如果沒有任何改變,兩年後的台北市國中畢業生,幾乎躺著都可以進公立學校。


過去透過高中職聯考、大學聯考,一層又一層篩選出精英,企業用人時,履歷表上系出名門的大學學歷,往往就是最好的就業保證書。也因此,寒窗苦讀考上「好學校」是許多聯考父母共同的青春回憶。那是一個學歷至上的時代。


從「學歷」到「能力」,大環境已經典範轉移,聯考世代的父母們,也必須轉軌洗腦,認真思考:眼前執著於分數、校排和明星學校的努力,是不是值得?該採取什麼樣的調整?


3個行動,教養會考小孩

 行動1 改變學習策略:從追求標準答案到培養獨立思考力。  

 行動2 填對志願:找亮點、生涯探索,才是國中小關鍵任務。  

 行動3 不做直升機父母,學做老鼠媽媽。  

所有父母都希望傳授自己的人生經驗給孩子,幫助孩子走比較輕鬆的捷徑,少繞路、少跌跤。但每一個時代也都有每一個時代的艱困和機會,或許,對聯考父母最不能釋懷的是,自己熟悉的成功公式,可能不適合孩子的未來。學著陪伴孩子創造和發掘自己獨一無二的成功公式,才是做為父母最重要的挑戰。……全文請見《親子天下雜誌》56期。


這是一個能力取代學歷的時代

比高分更重要的3個能力

聯考時代,大家認為擁有好學歷就等同於取得好工作的保證,現在台灣大學生卻是失業率最高的族群,企業不再重視學歷了嗎?這樣的趨勢不只台灣,連創新企業Google也不再看成績徵才。「透過巨集資料分析,Google發現,聘僱員工的關鍵條件中,『在學成績』和『考試成績』完全沒有意義。過去,應徵Google必須交成績單,現在已經取消。因為成績不能預測任何事。」這是去年中,美國《紐約時報》專訪Google資深人資副總裁拉斯洛˙柏克(Laszlo Bock),討論Google從網路巨集資料裡看到的重要趨勢。


Google部門員工有14%沒大學學歷

柏克進一步分析,就算是剛從學校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學業的表現和工作能力也只有微乎其微的關聯。「Google有些部門裡,甚至有高達14%的員工沒有大學學位,」柏克說。


Google無疑是網路時代最創新、最有影響力的企業代表之一。人性化的工作條件和優渥的待遇,吸引全世界頂尖人才加入。因此,Google人資主管登高一呼:「學位和考試成績與工作能力無關,」引起國際媒體的關注。那麼,Google到底看重什麼?頂尖企業要什麼樣的人?在學的學生又該如何準備?


因此,今年二月《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世界是平的》一書作者托馬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決定親自拜訪柏克,代表廣大的父母請教柏克:「成績不重要!那麼我的小孩,到底要具備什麼條件才能到Goolgle上班呢?」?


二月份《紐約時報》登出佛里曼的訪談專欄,柏克首先提醒佛里曼:「成績好並不是一件壞事,只是現在還有很多更重要的能力。」 柏克分析,學生在學的成績和面試時知識性的考試成績變得一點也不重要,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開始工作後,多數的人都應該學習並成長,思考會變得不同,加上世界變化這麼快,學校學的東西幾年後根本和工作上所需能力截然不同。第二,學校的學習環境基本上是一種人工虛擬的環境。能在這種人工虛擬環境中變成勝利組的學生,是被訓練出來的。


「太多大學無法教學生原本承諾要教會的能力。到頭來,大學生活只是青春期的延長,大學生畢業只得到一大筆助學貸款,沒學到任何對生命有幫助的事情,」柏克對佛里曼說。 不只是美國的創新企業代表發出了「從重視學歷到重視能力」的呼籲,無獨有偶,同樣在今年二月,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也在《天下雜誌》經濟論壇中,對與會的亞洲企業領袖高分貝的提醒:「為考試學習、為學位學習,是培養不出人才的!為考試學習,畢業後大家都不學習了。學校的畢業典禮應該都改成開始典禮。讓我們從學校畢業後,仍舊主動為自己而學、為樂趣而學。這樣一代以後,我們就會培養出好的人才了!」

Google找人才,先看4個條件

Google找人才,先看四個條件

 1.學習的能力比IQ更重要    學習的能力指的是執行力和整合訊息的能力。Google會透過行為訪談來確認應徵者是否具備學習的能力。譬如問:「你曾經如何解決一個困難的挑戰?」

 2.彈性的領導力    這個領導力,並不是指傳統認知中,曾擔任過某某社團社長的經歷、或是在多短的時間內從業務升到副總經理。「這些我們都不在乎,」柏克說。Google看重的是,當你所屬的團隊遇到問題時,你能否在恰當的時機挺身而出,更關鍵的是,能否在對的時間退出,讓更適合的人領導。因為能夠捨棄權力,更是關鍵的領導力。

 3.謙虛和當責    網路平台上,階級被抹平,所有人都站在平等的地位。工作終極目標是團隊合作,貢獻各自的能力,一起解決問題。謙虛不只是性格的謙虛,還有智識的謙虛,有這樣的特質才能不斷學習。必須同時擁有大的自我和小的自我的合體。

 4.最後才是專業    專業人士看待問題時,每次總是會提出標準對策。但是,非專業人士,極有可能也會提出正確的標準對策,因為多數的情況沒有那麼困難。偶爾非專業的人士會搞砸,或提出讓人意想不到的全新答案。「這就有極大的價值!」柏克說。


比考高分更重要的3個能力

這幾年企業對於人才的焦慮普遍且全面。三月份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在立法院答詢年輕人的低薪危機時,彭淮南說:「問題在教育。」問題若是出在教育,改變的方向是什麼? 2013年,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教授樸亞˙米夏(Punya Mishra)和團隊發表了一篇論文他們發現,基本上21世紀學習有三個主要目標。比考高分更重要的三個能力

過去獨尊考試和只看文憑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當Google能搜尋到所有資訊與標準答案,當學歷隨著少子化而變得通貨膨脹,在全球化和科技化,運作愈來愈複雜的未來世界裡,「能力的教育」,將勝過「學歷的教育」,成為未來人才培育的關鍵。如同佛里曼在專欄中的結語:「學歷不是你工作能力的證書。世界只在乎你能做什麼?和你懂什麼?至於你是如何學到的,不是重點。」


過去,應徵Google必須交成績單,但現在已經取消,因為成績不能預測任何事。運作愈來愈複雜的未來世界裡,能力的教育將勝過學歷的教育。……全文請見《親子天下雜誌》56期。




創造力是孩子面對快速變化時代的新生存能力

你會覺得創造力是指小孩身上一種「如果有的話很幸運,沒有好像也沒有關係」的外掛能力嗎?專家告訴你,在孩子未來面對的時代,創造力早已不只是很會畫畫,充滿鬼點子的古靈精怪;而是一種可以彈性面對快速變化時代的新生存能力。


而且,你相信嗎?學者也用研究證明,創造力是可以練出來的。就算是已經進入中年,創造力被生活消磨殆盡的父母和老師,只要有意願、有自覺,都還是能夠幫忙孩子發展大創意。 玩個小遊戲。想想看,迴紋針可以有多少種用途?夾紙、開鎖、當耳環......根據統計,多數人可想到十到十五種用途,而最厲害、最有創意的人能想出兩百種用途。


這種「擴散思考」的能力,是創造發明的基礎,但也是容易快速消失的珍貴能力。知名演說家兼教育家、被譽為「世界的教育部長」的肯.羅賓森(Sir Ken Robinson)在演講中提過一個研究:測試1500位幼兒園兒童,高達98%在擴散思考測驗中得到「天才」級高分。五年後,再追蹤,發現只剩32%的「天才」。再過五年,孩子約莫13到15歲時,天才只剩下18%。肯.羅賓森沉重的說:「就在這時候,他們已經被『教育』了。」


學校、家長恨鐵不成鋼,想要教給孩子的東西太多,卻讓與生俱來的「創意腦」,變成僵化的「填鴨腦」。這樣的孩子,考試很會考,但遇到新問題就不知所措。


創造力為何重要?

 世界變太快,沒有創造力將找不到新路

在這個時代,創造力更幾乎是新的求生能力。創造力不只是點子多、會畫畫,更是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並且積極改變環境的能力。「世界變化太快,沒有創造力,只能一直走舊路,但舊路已經不通了!」台大心理學系副教授連韻文指出。


各國政府也都清楚創意人才和創造力教育是國家未來競爭力的基礎,強勢以政策引導。PISA(學生能力國際評量計畫)從2012年起,增加「創意問題解決能力評量。英國在1999年成立「創造力、文化、與教育部門」,最高每年投入台幣43億元的創造力教育計畫。


挪威更是從國小開始就培養孩子創業的能力,以因應萎縮變動的就業市場。「未來的年輕人,都要有能力去創造工作,而不是對號入座的接受一份工作,」 政治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教授溫肇東說。


台灣在2002年提出《創造力教育白皮書》,企圖將台灣打造成創造力國度。對爭取世界第一有全民共識的韓國,更是由上到下投入「智慧教育」和「合作解決問題教育」的中小學教育變革,強勢為韓國的大企業培養下一代的創意人才。……全文請見《親子天下雜誌》56期。


研究發現,孩子愈大,腦中的擴散思考能力愈差。幼兒天才般的創意是怎麼消失的?要怎麼做才能保住天生的創意?專家指出,九歲前後的創造力教育不大同。透過腦科學來豐富並鍛鍊大腦,才能讓孩子展現大創意。


誰都想要教出一個腦袋靈光、創意無窮的孩子。避開創造力教養地雷,以下10件事提醒父母可別忽略了:



創造力教養地雷 父母千萬不要做的10件事

  1. 唱衰小孩。例句:你看吧!我就跟你說甲蟲很難養,果然死了吧!
  2. 貶低失敗。父母應該要了解,好的創意是奠基在大量失敗上。史丹佛大學設計學院,甚至要求學生撰寫自己的「失敗履歷表」
  3. 不鼓勵想像、放空。想像力是創造力的源頭;根據英國中央蘭開夏大學研究發現,頭腦常放空,反而有助於增加創造力和記憶力。
  4. 刻板角色。心中存有一些不可變的正統。例句:小孩有耳沒嘴;女孩不要把自己弄得髒兮兮的。
  5. 強調必須受到大家喜歡。若過於強調合群、同儕壓力,會讓孩子無法展現與眾不同的天賦。
  6. 強調整齊劃一。例句:你看別人都沒有這樣穿,你跟別人的不一樣。
  7. 限制遊玩。研究發現,有機會自由玩耍的孩子,問題解決能力較佳。
  8. 對孩子作品過多指導。例句:你這裡可以加點貝殼跟魚蝦,不然畫紙都空空的。
  9. 不斷反駁、潑冷水。舉例:「中午吃火鍋好嗎?」「不要,太熱了!」「那吃壽司?」「太貴了!」……這樣的思考方式,很快就把彼此搞得筋疲力竭。
  10. 事事代勞。例句:等你弄完要何年何月啊!我來做還比較快。

採訪後記-動手做的學習,不用別人的標準評價自己

作者:《親子天下》總主筆 賓靜蓀


連續兩年,我都在春天,造訪舊金山。從去年的《滑世代來了》,到今年的《動手做 開啟真學習》,看似一虛一實的主題,科技都扮演觸媒的角色,它是幫助發揮創意的工具,而非目的。今年,因為動手做,觀看的角度更為聚焦。


好好玩,是我的第一個印象。歎為觀止,是第二個印象。在台灣舉行有史以來第一次國三生會考的那個週末,我們來到全世界最大的舊金山「創客市集」(Maker Faire)。相對於我們很功利的計算孩子每一次的考試成績、每一次參賽、當志工的積分,我終於理解,當創客市集創辦人戴爾‧多爾蒂說,「動手做,教導孩子從消費者,變成價值和意義的創造者」時,不是在喊口號。喜歡動手做的大小創客們,的確比較有自信、腳踏實地,不會用別人的標準評價自己。


驚艷!全球最大動手做市集

採訪舊金山幾所菁英私校的過程中,我們對受訪者所言所行,頻頻點頭稱是,甚至大呼,「這不是我們一直在鼓勵、想要推動的教育嗎?」不過,新做法依然挑戰我們的傳統思惟和認知。


儘管看過許多以孩子為中心的各國教育現場,也深信去年採訪的「可汗學院」創辦人薩曼‧可汗所說,「真正的學習是把學習主導權還給孩子,」但當我看到Brightworks的孩子一整天「只」埋首於製作、測試自己的太陽能烤箱時,還是不禁懷疑,「他們到底有沒有學到東西?」


學習,重新被定義

帶著滿滿的感動和衝擊回到台灣,卻看到為了十二年國教志願序引發的種種亂象。在5%菁英學生填不到前三志願的紛擾中,更應該重視的,卻是7.43%五科都是「待加強」的近兩萬名國中生,其中英文和數學兩科,甚至有超過三分之一、近九萬名學生,都是「待加強」的C級分。我們不禁想,透過動手做,是否更能燃起這些孩子的學習動機和意願?


面對教育方式和內容的巨大改變,家長會擔心害怕無可厚非,舊金山菁英學校的家長也不例外。但走在前面的教育領袖應該堅定前行。正如柏克女校小學部校長愛莉絲‧摩爾告訴我們,「世界改變得如此迅速,教育也必定要有所改變。但家長還在過去的學習經驗中,他們會恐懼說,『你們要做什麼?』但我們要帶著他們一起往前走。」


過去,學校只是裝載知識的地方,但現在不夠了,這是全世界的大人都要思考、並勇敢接受改變的挑戰。因為,每一個孩子都值得以更棒、更適合的學習方式,學會創新思考和解決問題,從而開展自己的人生。……完整全文請見《親子天下》官方網站


美國人物影音 攝影/黃建賓
創客市集創辦人
戴爾.多爾蒂 (Dale Dougherty)
Brightworks學校創辦人
蓋文.特利 (Gever Tulley
皮克斯動畫工作室 檔案管理部總監
湯尼.迪羅斯 (Tony DeRose)
柏克女校創新課程總監
麥克.哈默斯 (Mike Harms)
紐葉樺創新實驗室負責老師
琴.賽克斯 (Kim Saxe)
舊金山探索館 合作動手做計畫負責人
麥克.沛翠克 (Mike Petrich)



全台最大教育資源分享網站

翻轉教育logo 網站上線!

四大網站服務:每月名師駐站、互動問答、教學工具箱、教育新知。

給關心教育的家長、老師、教育工作者,知識的後援系統、方法的交流平台、打開教育與教學的視野;分享資訊、工具、與成功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