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抵抗力--36個「重要他人」送我的生命禮物

音樂人蕭敬騰: 沒有你 小巨蛋永遠只是夢

音樂人蕭敬騰

採訪整理│王韻齡 攝影│黃建賓

蕭敬騰說,自己是「被拯救回來的人」,在他叛逆又戲劇化的人生經驗中,要感謝的恩人太多了,其中又以父親、音樂教室老師和少年輔導組的社工對他影響最為深遠。


我是一個被拯救回來的人,比起其他人幸運很多。要說對我人生有重大影響的人,實在太多了,其中我最要感謝的是我的父親、音樂教室老師和少年輔導組的社工。


菸說戒就戒,父親教會我毅力

父親是我人生中第一個重要的人。從小我太常被處罰,不乖、調皮、叛逆,小學三年級我就學抽菸,小時候也愛跟著大人吃檳榔。這些都是學我爸的,他滿口沒有一顆牙是白的。他做生意失敗,靠開計程車養活一大家子,阿嬤擺地攤貼補家用,家裡一整個氣氛就是「小孩壞,大人苦」。


但當時我很不喜歡父親,他脾氣很不好,我很少跟他交流,而且我很不服他的管教。但國中時他為了我們說戒就戒,一下子把菸和檳榔同時戒掉了,這又讓我很佩服他。


本文尚未結束,完整報導請見:
2016.01.01 親子天下雜誌75期《逆境抵抗力》

歡迎留下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