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抵抗力--36個「重要他人」送我的生命禮物

流浪動物志工李榮峰:斷掌雙手救動物

流浪動物志工李榮峰

採訪整理│王韻齡 攝影│鄒保祥

EMT Tough生命急難救助團隊負責人李榮峰,叛逆年少時因遇到校工龍伯伯而沒有走上歧途,長期為搶救流浪動物請命。


你別看我現在長這樣凶神惡煞,我不是生出來就長這樣的。在國中之前,我都還滿清秀的,最大的轉折就發生在國中時期。


當時我經常被同學和老師霸凌:同學看我不順眼,不時在校門口堵我,找我要「零用錢」;老師瞧不起功課差的學生,在能力分班的那個時代,我想學習,卻沒有老師肯好好教課,只要求我們替「好班」學生掃完外掃區就行了。


幸好我很耐打,每天不是帶著一身的鞋印回家,就是被老師呼巴掌,但我都瞞著父母。這種日子過久了,我開始反擊,每天打不完的架,於是成為校方眼中的麻煩人物。


寫書法蹲馬步磨出耐性定性

就在我一天到晚被罰勞動服務時,校警龍伯伯來到我的世界。


他當時大概有七十多歲了,印象中長得很高大,老穿著一雙功夫鞋,有一種不可侵犯的感覺。我小時候愛看武俠小說,總幻想會有一代高人隱身在學校裡,他就很符合這種形象。


一開始他在停車棚叫住我:「既然你體力這麼旺盛,就來這兒澆花吧!」別以為澆花容易,要控制水管的出水量,讓它均勻的灑在葉片上,需要一點耐性;接著他教我寫書法,還有蹲馬步,我曾經以為他是不是學校派來偷偷體罰我的人?


「我從小就被老爸罰蹲馬步,不用練了啦!」我還在掙扎。「你不是想練絕世武功,馬步不蹲好,下盤不穩怎麼成?」龍伯伯氣定神閒的回我。


為了練神功,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強,我甘願接受訓練。每節下課十分鐘,我從教室跑到警衛室,氣喘吁吁的磨墨,可能只來得及寫一個字,又得趕回教室上課了。


沒想到因為練書法,我在不知不覺中逃過了許多校內的糾紛,而且還磨出我的耐性和定性,讓十四、五歲煩躁不安的那個小子,定了下來。


龍伯伯的話不多,從不講大道理,我最記得的一句話,就是他對我說:「你要打斷一個人的手腳,很容易,但是再接回去,很難;除非你有把握可以把人家的手腳接回去,不然就不要輕易打傷別人。」


我天生是左右手雙斷掌,民間傳說這樣的手相,一旦出手會打死人。我常想如果在國三那年沒遇到這位高人,現在的我不知是打死人然後跑路,還是比這更慘?


雖然我最終還是沒有學到絕世神功,但說不定他在冥冥中早已救了我一命,只是我卻不自知。後來我再也沒見過他了,甚至不曉得他的真實姓名,他就這樣消失了,就像他的出現一樣,高來高去,彷彿只是為了一個救贖。


堅守正直的做人信念

九二一地震後,我進入災區救援,意外發現好多狗兒失去了主人,但還忠心耿耿,留守在無人的家園,牠們的下場不是餓死,就是被送進收容所,實在於心不忍啊!我一口氣領養了二十七隻狗,每個月開銷要四、五萬元,這在外人眼中像是瘋子般的行為,當然得不到家人的諒解,但我就這樣一腳踏上了不歸路。


團隊多年來在街頭搶救流浪動物,推動TNVR(Trap捕捉-Neuter結紮-Vaccinate接種疫苗-Return放回),經歷無數黑暗邊緣的對戰,最終發現問題都出在人身上。只有人類不購買、不棄養,才能終結牠們悲慘的命運。所以我們開始走進校園,向大小朋友推廣生命教育、教化人心。


完全沒料到從小不愛念書的我,居然有一天可以站上講台,把我的真實經驗和學生們分享。小孩子很喜歡聽我講故事,講到半夜如何緊急出動,搶救在角落受虐、被捕獸夾困住、無法脫身的貓狗,我感覺我們團隊很像一群梁山好漢下山,執行我們心中的正義,雖然我們長得像惡人,但從不殺人放火,而是救動物、救環境。


我長大之後不時回想起龍伯伯所說的「信念」。我從他身上學到的,除了武術的啟蒙,還有更重要的武道精神。他教我做人就像寫書法一樣,要正直,這就是我最堅持的信念。所以我當過武術教練、保鑣,很多人看我的外型,以為我一定混黑道,但我從來沒當過流氓,因為我看重生命,不管是人還是動物,都不應該被踐踏。


我去學校演講時,常有青少年主動說要跟著我當小弟,但我都要他們先念完書再來找我;真的念不下去的,我就帶他們寫書法、做動保志工,儘量找有意義的事去做,就像當年龍伯伯對我那樣。


更多精彩文章,請見:
2016.01.01 親子天下雜誌75期《逆境抵抗力》

歡迎留下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