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現場】

國中生學習力大調查 搶救「無動力世代」

文|何琦瑜.賓靜蓀.張瀞文

台北市中心

今年國二、個頭瘦小的志偉(化名)是個數學資優生,就算沒念書,考試的PR值都超過九十。但是他國文、英文特別不行,常在及格邊緣徘徊。從國一下學期開始,他就補習全科,週一到週五,每天固定從晚上六點十五分開始補到十點。 國文課讓他很痛苦。每天上課前,國文小老師負責帶大家唸課文;老師一來,就開始講解課本、重點、抄黑板,課文難度高的時候,老師會寫滿兩個黑板。上課要求完全的安靜,因為老師說:「打鐘以後,你們就沒有講話空間!」

他的英文老師則要求大家每天背課文,錯一次扣兩分,一字不漏才行,用意思相同的替代字也被扣分,九十分才過關放學。「老師不喜歡上課有人講話,不管講什麼都不行。不可以反駁老師,會被罵、罰抄課文單字,外加音標、解釋,一個字要寫十次……我真的不喜歡背書,也不喜歡只能有一種想法,這樣上課我看到書就頭痛……」志偉描述自己的心情,他曾經有一次背書背到把國文課本都給撕了。

南部離市中心四十分鐘的小鎮國中 !

國一A段班教室裡。一天八堂課,每一科的老師都教得很用力,學生看起來安靜乖巧。但是孩子們的「靈魂」不在教室裡:常常有小孩被叫到台上回答題目,才恍然一驚連老師問什麼題目都不知道。老師把教與學的責任都攬在身上,學生坐在台下被動的等著抄答案。

這是一所能力分班、超時上課、老師會體罰的國中(是的,這樣「傳統」的國中還普遍存在著)。有的老師會公布孩子每週成績排名,但看起來兇巴巴的導師其實很關心學生。他能細數班上每個孩子的狀況、家庭、學習的難題,只是他找不到「其他」更好的方式可以激勵學生的學習。學生們也感受得到老師的真心。只是上課真的太無聊了。問他們喜歡上課嗎?孩子們說:「沒什麼感覺啊,日子就是這樣過。」

危機  「無動力世代」成形

這兩個個案不是例外。缺乏動機、被動、受創的學習經驗,早已是國中生普遍的痛。

根據《親子天下》針對國中生的「學習力大調查」顯示,超過五成的國中生認為自己學習動機不強烈。年紀愈大,學習欲望愈低落。而教師問卷更顯示,八成老師認為學生沒有足夠的學習動機。

經過在學校八堂課,加上補習班的「加班」工時之後,所有主動學習新知的欲望和行動,都被消磨殆盡。調查顯示,放學回家以後,除了上補習班的時間外,近六成的孩子不太會想要再主動學習新知識、閱讀課外書或是鑽研自己的興趣嗜好。

大部分學生的學習僅僅只能被「考試」驅動:調查顯示,如果沒有考試,國中生會經常、主動閱讀課內相關書籍的比例,低於三成。超過八成的老師同意,多數學生不考試就不會念書。

有趣的是,問國中生「十二年國教的實施,即將取消基測,你認為會不會降低你學習的意願?」近六成的學生回應是「不會」。但是年級愈高,把「基測」和「學習」劃上等號的比例也愈高。剛進國中的七年級生只有二成學生會「為基測念書」,但到了九年級,為基測才念書的比例升高到近五成。

調查數字或可窺見,把學習動機和考試掛鉤,並非學生天性使然,而是學校、社會、家長期望與整體氛圍,打造出只為考試學習,愈來愈被動的一代。

現象  青少年患了「無聊症候群」

第一線的諮商心理師賴聖元觀察,缺乏動機的孩子的確愈來愈多,許多青少年患了「無聊症候群」:「他們抱怨學校很無聊,但是你要他們別念了出去玩,他們還會問:『那要玩什麼?』」賴聖元說,這是很典型缺乏動機的回答。

還有一種學生是沒有學習動機,但還願意「笑納」的。賴聖元形容他們「身體坐在教室內,靈魂卻不在」,這些教室裡的「客人」大多順從聽話,整體呈現出一種「專心聽講」的假象。他們雖然沒有放棄學習,但也沒有樂在學習。

憂心    學生愈學愈失去熱情

《親子天下》調查更發現,國中的學習,對許多學生而言是一場充滿創傷的旅程。調查比較七、八、九年級的回應,發現:

三成的國中生對自己的學習成果不滿意;年級愈高,對自己不滿意的學生比例愈高。

近四分之一的學生,無法完全聽懂老師上課的內容;年級愈高,聽不懂老師上課內容的學生比例愈高;九年級聽不懂老師上課內容的學生比例,比七年級增加了一○%。

將近三成的學生對自己沒有信心;沒有自信的學生比例,隨年級而逐漸增多。

問國中生最討厭的科目,在八大領域的學習中,數學、自然、英文、國文、社會,佔據最多時間的五大主科「名列前茅」;最喜愛的卻是點綴性的課程:健康與體育、藝術與人文和綜合活動。

對許多學生而言,學習,等於創傷。花蓮東華大學諮商與臨床心理學系副教授李維倫,曾經要求大學生寫自己的學習經驗,「結果寫的都是創傷經驗;而台大心理系老師請學生寫創傷經驗,結果也都是學習經驗,」李維倫說。

長期帶大學生參與國小認輔計畫的李維倫觀察,在花蓮,近八成的國中生是陪讀、跟不上進度的;但學校依然用「台北市中正國中」的體制和課程去約束他們。

「如果將學習程度和項目分為四個向度,孩子若一出手在中上,那他就會鞭策自己;但若一出手在中下,而且大部分學生都在中下範圍,其實他需要老師在旁邊,告訴他,你可以如何繼續往前,不用依照別人的標準去學。但我們現在的教育是,老師一直站在前面,多數的學生被放棄,」李維倫說。

< 前一頁 1 2 3 下一頁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