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魏德聖:高中,是養成個性的重要階段

念了五年電機科,卻沒有做過相關工作,導演魏德聖從遠東工專電機科畢業後,進入夢幻的電影產業。雖然學非所用,但他認為五專時期是他養成性格的重要階段,是他的人生養分。 more

青年公益家沈芯菱:不拚一百分,拚一四○分

青年公益家沈芯菱年僅二十五歲,卻已經從事公益超過十三年,不到都會區,選擇留社區高中, 她所創造的第二個人生成績,讓大學之路更寬廣。 more

唐心慧:我的放牛班弟弟,我的人生導師

奧美董事總經理唐心慧,從小就是個自律甚嚴、按步就班的資優生。曾因為考試答錯題,自己罰跪40分鐘。弟弟從放牛班到找到興趣喚回熱忱的學習過程,讓她了解,「努力」雖能得到好成績,但「興趣」才能讓人投入並樂此不疲。more


小野:就算選錯,人生也不會毀了

小野說,他的人生從小就沒有選擇,連去百貨公司買件襯衫都百般困難。但是當他成為父親,他細心呵護孩子的每個選擇,陪伴孩子做生命的大小決定。more

世代對談:開明媽媽林宜蓉vs.資優女兒劉安婷

聯考父母要陪伴孩子,走一條自己完全沒有走過的路,需要自覺、勇氣和智慧。開明媽媽林宜蓉與資優女兒劉安婷的世代對談,呈現最真實的兩代心聲,是彼此接近、翻轉的起始……more

王希文:標準答案是「好學生」的包袱

在台灣,好學生要放棄大好前程,從習慣搭乘的「主流便車」中跳出來,需要「離經叛道」的勇氣。直到勇敢離開父母規劃的那條路,三十歲的王希文才在音樂裡找到熱情和生命意義,逆轉成為朋友眼中「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的人。more

林之晨:我,不做乖乖牌

「之初創投」創辦人林之晨曾遭受教育當權者的霸凌,那個經驗,讓他成了極左派,他厭惡以權力挾持他人的想法、行為。任何的企業組織,都有權力結構,所以,他沒有辦法在別人制定的遊戲規則下生存,他會想要顛覆權力。more

 

九把刀:社研所送我的三樣禮物

大學時念管理科學的九把刀,研究所轉念社會學研究所,跟同儕相比,自覺看不到大家的車尾燈,著急了起來,沒想到老教授卻不疾不徐對他說:「做學問,一向是──慢慢來,比較快。」more

 

吳寶春:一個大專兵教會我的事

國中畢業的時候,吳寶春認得的字不到五百個,去台北當學徒的第一天,就發現這是一個很大很大的挫折。「到台北之前,我以為當個麵包師傅就成功了;可是後來發現,如果我不讀書、不認識字是不可能成功的。」他說。more

 

張文亮:從教室逃走的天才

小五就放火燒了全班考卷,中學因為太愛問問題,被校長痛打、被學校開除,大學重考才勉強考上。從小到大在教育體制裡跌跌撞撞、受傷不斷的張文亮,如今卻是台大最受學生肯定的教授之一。more

 

林育賢:那一年的「午夜喵聲」

導演林育賢,以首部紀錄長片《翻滾吧!男孩》榮獲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等多項榮耀。 高三那一年,在K書中心熬夜念書,偶然聽到中廣《李文媛的午夜琴聲》,是如何啟發了他拍電影的想法?more

 

李永豐:大學聯考考七回

「我做三一九鄉兒童藝術工程的原因很簡單,我覺得所有孩子都跟我高中時一樣,需要機會打開視野,知道藝術的美好。所有孩子都需要一種溫柔、一個視窗。我搞這麼久戲劇,何不讓全台灣孩子都看得到戲?」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說。more

 

版權說明 讀者服務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