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新北市、桃園縣交界的鳳鳴國中,長期處在「不山不市」的發展困境。來自弱勢家庭的學生高達四三%;而且根據台師大一項語文學習能力的檢測分析得知:鳳鳴學生的識字量和閱讀理解能力明顯偏弱。

「數字、事實會說話!」施雅慧三年多前到任鳳鳴校長時頗震撼,「家長連顧三餐都來不及,學校和老師責無旁貸。」閱讀是一切學習的基礎,但要學生打開一本書,覺得閱讀有趣,很難從親子開始,那就由師生互動著手。各領域老師邊帶,學生跟著學,形成鳳鳴閱讀教育獨特的風光。

多數學校推閱讀只推「學生的閱讀」,老師只是「監督者」;但在鳳鳴的閱讀,卻是老師先行,讓各領域的老師把自身的經驗和專業領域融合到閱讀的書目上,成為熱情的帶路「導讀人」。

專書導讀,展演課外人生風景

「『專書導讀』,是我們推閱讀的一大強項,」教務處設備組長楊恩典很自信,因為,七大領域、每一位老師都投入!

各領域老師從領域學習出發,各選出兩本好書,並輪流在七、八年級每月各一次為學生專書導讀,有人做PPT、播短片,也有人請學生搭配演出,呈現多元的閱讀體驗。施雅慧說:「這是一種閱讀示範,可以激發學生閱讀該書的動機與興趣,並連結、反饋到領域的學習。」

數學老師陳初芳對《數學好好玩》的導讀,讓以為數學就是一堆公式的九年級學生何京哲改觀。「老師把書中有趣的題目找出來,讓我們去思考,再引導我們去解題。」他看過書後,再也不會討厭複雜的數學題目了。

「老師的專書導讀,增廣了我許多見識,」很少有機會出門的何京哲說,他也學到抓書的重點,而且導讀老師本身就像一本書,讓他看到課堂外的知識、勇氣與智慧。

想當專業導覽,先搞懂閱讀策略

在鳳鳴許多社團或活動中,老師不只熱情帶領學習,還讓學生應用閱讀策略。例如「陶博館導覽社」,指導老師、同時也是國文老師的熊道珍,她將導覽服務的培訓,跟閱讀理解和策略結合,指導學生從看短文,劃重點,找主旨,做摘要到寫感想心得,一次又一次的磨練,不斷的提升閱讀理解與策略運用。

陶博社學生到了導覽現場,不但可以事先消化展場的藝文資料、轉化成解說內容說出來,還把學過的閱讀策略派上用場,例如問遊客:「你們覺得這作品像什麼?作者想說什麼?」就是把預測策略用上。八年級學生謝宗林還能因應不同的遊客屬性,抓的重點與說明也會不同。例如高科技陶瓷,面對有些專業的大人,他可以導到製程細節,若是孩童,就帶到展示的「大哥大」,來對比現在輕薄的手機,讓小朋友很快了解精密陶瓷做記憶體的好處。

「陶藝知識如浩瀚大海,我自己是一邊帶學生,一邊學,」熊道珍說。遇到不懂的就去找資料、請問專家;陶博館有新展覽,先請陶博館導覽專業老師做示範,也會帶學生走訪陶藝家,讓學生更深入了解創作理念與作品的生命。她發覺:「我自己的能力也增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