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大墩國中「希望森林」入口意向的樹狀校門,眼前的大樓梯就像一本張開的、厚厚的百科全書,向左右延伸的優雅流線帶出如銀杏葉型態的校舍建築。圖書館,就位於這所新設不到兩年的學校中央,學生不管上什麼課,到圖書館的距離幾乎一樣。閱讀,在校長涂文雪創校時的定位與重要性,可見一斑。

「閱讀推得開,其他學習就會強,」涂文雪強調。從閱讀出發,孩子的未來是無限的可能,而且在大墩,只要願意,每一個孩子都可以成為閱讀推手。 「學校大多時候都是大人在管,如果有一塊小天地,可以讓我自己來管,一定很特別、很有意義,」八年級學生陳昱安心底有個小小願望。「一日小館長」讓夢想成真。


當小館長,要先和書睡在一起

小館長要接受兩天的「職前訓練」,其中夜宿圖書館最為精采。入夜後,老師發給每人一張不同的書單,然後燈一關,小館長在漆黑中僅靠著一隻手電筒及腦海的印象來找書。燈亮時,昱安只找到三本,很挫折,但聽說隔天得介紹找到的書,喜歡發表的她轉憂為喜,拎著睡袋往地板一攤,一夜好眠。

「當了館長,心情很不一樣,」昱安說,以前執著於要來借書,現在不但對每本書大略知道性質與位置,更會關注到讀者的感受,例如一個親切又整潔的環境、悅耳的輕柔音樂伴讀等,「我發現有讀者看書入迷,不知不覺嘴角揚起微笑,連我也感染了沉浸在閱讀的幸福。」

「我們很信任孩子!每個小館長都知道學校圖書管理系統的密碼,」設備組長、獲教育部閱讀推手績優個人獎的童師薇道出活動成功的關鍵,像迴響很大的「漂書站」的設立,是要把書送到學生身邊,也是對每一個學生的充分信任。

漂書站,製造孩子與書的緣分

由幾張桌子簡易合拼而成的漂書站,就設在廁所前、專科教室前二樓樓梯轉角等孩子常去的地方。書由家長、老師捐贈並自由「放漂」,而且讓每本書平躺於桌面。「看得到封面,孩子比較會駐足、翻閱,」涂文雪說,漂書任由學生取閱,帶回家看也行,即使就這樣「漂走了」,「我們會當那書是遇到結緣很深的人。」

漂書的「分享」精神,在信任的氛圍下蔓延開來。七年級學生陳采淩的班上有個班級書櫃,架上一百多本書全是由每一位同學從家裡帶來的,「我們全班還會同心協力去把系列書整套集滿。」而博覽群籍、個性羞澀的涂瀞尹,透過製作「個性小書」來跟大家推介金庸的武俠小說;八年一班七、八個喜歡跳街舞的男孩合作編舞,在「尋找未來閱讀推手」活動舞台上,熱力傳送《街舞聖經》裡的訊息……

「如果把孩子變成一本書,由孩子來認一個國家,然後接受各班的『預約』,到該班去介紹他的國家……」童師薇又有一個創意閱讀活動在成形。「真人圖書館」可能嗎?在大墩,什麼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