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山面海的萬里國中,難得出現豔陽高照,學生們把握機會,三三兩兩走出教室,在操場上優閒散步;還有人直接躺在草地上,享受溫暖的日光浴。這裡,是孩子們的第二個家。

萬里海邊工作機會不多,不少孩子來自單親或隔代教養家庭,放學後家裡沒人,自然而然就往海邊跑,安全令人擔憂。校長施青珍為了留住孩子,每天課後都安排各種體能活動,有熱舞、跆拳、擂鼓等,「孩子們總是玩到快天黑才走,連畢業校友也常會彎回學校看看,因為這裡有人聽他們說話,打心底關心他們。」

畢業禮物是飛行傘

由於地理環境上的限制,留在萬里國中就讀的學生大多來自經濟弱勢家庭,課業學習成就偏低,連帶自信心也不足。施青珍說,為了讓孩子見見世面,有一回特地帶他們去大型遊樂區玩,不料孩子一看見都會型學生,就自動讓位給人家先玩。她當下心疼不已,也下定決心要找到對的方法,幫助這群缺乏文化刺激的孩子重拾信心。 既然偏遠學校沒錢又沒人,那就來發展體能課程吧!

萬里國中共有七班學生,只配有一位體育專業教師,唯一明顯可見的優勢,就是孩子體能好、耐力佳。因此,校方為七、八、九年級學生分別規劃了溯溪、六十公里及一百公里單車挑戰;畢業前則以結合當地特色的飛行傘,做為送給孩子的紀念禮。

全校二十三位老師,在辦活動期間都成了體育老師,充分發揮小校互助合作的克難精神。放學後,老師們分組展開場地探勘、分段練習與安全講解等前置作業。訓育組長劉偉君說,在萬里長大的孩子幾乎個個都是單車好手,對各項體能挑戰也躍躍欲試;唯一欠缺的是配備,師長們只好四處商借腳踏車,一次又一次克服資源限制,透過活動培養孩子自信、合作及勇於面對困難等品德。

施青珍舉例,每個班上總有幾位課業或人際關係不理想的孩子,難免遭受排斥。不過,也許在單車活動中,其他人會發現那位同學竟然肯幫別人修車,而且技術還不錯;或是在溯溪時大家互相伸出援手,合力到達目標。在那一瞬間建立起的革命情感,能讓孩子體會到天生我才必有用,對於每個人的特質都應予以尊重,這就是學校想要給孩子的實質公民教育,是比課堂成績還重要的東西。

帶得走的能力更勝成績

雖然活動辦得熱鬧滾滾,但老師們並未放棄對學生的課業指導與知識水準的提升。例如,單車一日遊回來後,學生要交出活動紀錄與心得簡報;歷史課也常要求學生以報告代替紙筆測驗。

萬里國中全校有四分之一學生的基測PR值只有個位數,校長和老師都明白,與其一味設法提高考試成績,不如透過各種生活教育累積帶得走的能力。「如果你再怎麼努力都得不到第一名,不斷強調分數只會讓你更挫折、更受傷,」施青珍說,她更看重的是培養孩子對未來工作應有的認知,學生畢業後即使就在海邊搭個行動咖啡屋兼賣香腸,專業與樂在工作的態度,仍能使他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人。

三年前來到萬里國中的劉偉君,在這裡重新找回當老師的初衷與熱情。他與學生打成一片,課內課外每項活動都有他的身影——在萬里海濱做淨灘服務時,大家一起揮汗撿拾寶特瓶;在校園跨年晚會時,師生打開心防交流。畢業典禮過後,他更和孩子們不捨痛哭,三年來共同創造的回憶不只感動孩子,也溫暖了這群老師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