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層層往上的階梯式校園,轉進一間舊教室,這是「創意科學」的神祕基地。智高機關王的紅黃色積木軌道歪歪扭扭衝破了教室的隔板,再從另一邊破門而入,爬上由廢棄課桌椅組疊成的三層木板,上面是難度更高的骨牌區。

當其他同學都在午休,創意科學社社員在這裡興高采烈討論,骨牌和軌道的機關怎麼設計最厲害,腦袋裡啟動的是「動能、位能、摩擦力和創造力」四種科學的火花。


創意科學社發現學習的樂趣

位於苗栗縣的大湖國中是偏鄉小校,不僅學生外流,老師流動率也高,學習低成就與隔代教養的學生佔多數。近年來大湖卻在全國各項科學比賽頻頻得獎,改變學校整體學習氛圍的那顆種子其實是社團。

二○○六年,大湖在硬體設備老舊、學生興趣也不高的艱困環境下開始發展社團,理化老師兼教務主任楊明獻首先成立了創意科學社,「那時只是單純的想讓學生有點事情做,讓無聊的理化課變有趣,」他把因趕課被跳過的實驗全部拿來做過一次,並在日常生活中加入創意,發想新的實驗。科學社還代表學校四處征戰,每學期大湖舉辦一次校內科學創意競賽,每個學生至少要參加一項競賽。

現在大湖的孩子知道,科學不再是複雜的運算,也是娛樂的工具,而且重點是:數學不好的孩子現在不怕上理化課了。

社團也提供學業低成就的孩子另一個肯定自己的舞台。科學社曾經有個孩子學業表現不是很優秀,七年級還跟老師嗆聲,後來因為投入社團改變了許多。那孩子家裡養了上百隻甲蟲,他發現甲蟲吃狗食好像長得比較好,甲蟲幼蟲照燈泡好像比照日光燈長得快,於是楊明獻請他各自設計一個實驗。

因為實驗主題從孩子的真實生活出發,學生能理解也講得出來。這個看似簡單的甲蟲實驗,與其他強校的艱深理論型作品相比後,意外出線。

楊明獻說:「後來他得到了全縣的比賽佳作,都會區孩子得佳作可能會很失望,但那孩子這輩子沒得過半張獎狀,成就感非常大。」

社團不僅提供孩子舞台,長時間下來竟能慢慢找回孩子對學習的主動性。偏鄉的弱勢在社團操作上反成為一種優勢,更擺脫「只為好學生服務」的包袱。

一般來說,社團在都會區以升學為主的學校大多是點綴性質,能代表學校參賽的「校隊型社團」還會設定參加門檻。不過楊明獻說,大湖發展社團,來自家長的阻力較小,老師進行教學實驗的空間更大,「而且我們不挑學生,有興趣就來一起玩。」

不過社團不能只是用來殺時間,像是「化妝品肥皂社」設有闖關機制,學長姊不僅要帶學弟妹學會基本技術,還要把創造力發揮在新作品上。

做肥皂找到人生北極星

化妝品肥皂社教室裡,八年級同學吳欣頻、林佳儀和張育誠熟練的用酒精燈加熱皂基,一邊思考作品樣貌,一邊加入香精和色料。他們已經可以做出渲染、皂中皂與分層的進階技術了。

張育誠正在做草莓肥皂的葉子,他先噴點酒精消除肥皂裡的細微泡泡,增加美感與精緻度。肥皂社讓他發現自己的創造力,他立志要當第二個彩妝大師Kevin。

在每個社團教室會發現,大湖的孩子走出課堂後,很愛動腦筋,喜歡主動學新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