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孩子
我們的孩子,到底該學些什麼?
「很多父母和師長現在積極幫孩子準備的工作能力,可能等到他們二十五歲時,工作已經消失了……」
~摘自英國創意、文化與教育中心執行長
保羅.寇拉(Paul Collard)
接受《親子天下》專訪內容

蕭敬騰:那溫暖,讓我想變成好一點的人

作者/李翠卿 攝影/黃建賓
蕭敬騰:那溫暖,讓我想變成好一點的人

一個眉清目秀,會畫畫、會打鼓、會彈琴、會唱歌,同時還是運動健將的男孩,他的成長過程應該是怎麼樣的?

被呵護、被肯定、被讚美、被鼓勵、被追捧?

不,並沒有。相反的,他的年少歲月充滿挫折,甚至還差點誤入歧途。這個男孩是蕭敬騰。

在智育掛帥的台灣教育體系裡,有閱讀障礙的他,永遠被劃歸為不及格的「壞學生」。他無法透過文字理解這個世界,而在那個時間點,他所處的世界也不能理解他的困境。這個「缺陷」,幾乎抵銷了他所有的才華。

在荷爾蒙狂飆的叛逆期,在萬華長大的蕭敬騰,把自己的青春弄得跟電影《艋舺》一樣。他蹺課逃家,打架尋釁,按照他自己的說法,變成了一個「討人厭的」、「很壞很壞的孩子」;只有在打鼓、彈琴的時候,才會覺得心情比較寧定。

但是,這些喜悅,可能很快就湮滅在混亂、浮躁的生活中。他接受對岸電子媒體訪問時,曾經這麼說:「我經常忘記我會這些東西,離開音樂教室以後,又回到原來的日子。」

幸運的是,少年輔導組的志工,在他站在人生懸崖邊的時候,拉了他一把,用溫暖的愛心、用他最愛的音樂,救贖了這個徬徨的靈魂。若不是這些人,今天的華人流行音樂圈,就不會有這位「洛克先生」。

二○○七年,剛滿二十歲的蕭敬騰,參加歌唱節目《超級星光大道》PK賽,以一曲唱腔濃郁渾厚、渲染力十足的〈背叛〉,擊敗當年人氣極旺的「星光班資優生」楊宗緯,一戰成名,踢館素人從此變成了家喻戶曉的大明星。
早就該給這個男孩的掌聲,終於如雷響起來。

或許是不習慣突然被萬人擁戴,也或許是不習慣對世界剖露自己,舞台上充滿爆發力的蕭敬騰,下了台卻安靜沉默、惜話如金,「省話一哥」的外號不脛而走。
六年過去了,不少媒體說,蕭敬騰變了,從「省話一哥」變成「微笑老蕭」。不過,就算是「微笑老蕭」,基本上還是個靦腆慢熱的人,整個訪問「暖身」了好一陣子,他才比較放心的打開話匣子。

曾在學校體制裡受過傷的蕭敬騰,還夢想要「辦學校」,但不是那種教人讀書的學校,而是幫助年輕人早點找到出路的學校。

儘管如今身價驚人,但蕭敬騰生活簡單依舊,不過,對於公益,天王出手十分闊綽,一年以數百萬元計;對於與兒童、青少年福利相關的公益活動,尤其積極參與。

他的邏輯是,他運氣比較好,有音樂、有遇到少輔組的志工,所以沒有墮落;但是,並不是每個像他一樣處境的小孩,都有這麼好的運氣。當年,別人給他機會救他脫困;現在,他希望自己也能做個提供別人機會的人。

問他如果現在能夠與十年前那個逞強、叛逆的自己相遇,會怎麼看待這個男孩?會覺得這個青少年很討厭嗎?

蕭敬騰笑了,幾乎不假思索的回答:「不,我想我會覺得他很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