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圓般的學習行動從學生、老師、家長擴散到學校內外。它把學習的權利還給孩子和家長,把老師的專業還給老師。

佐藤學結合教育現場的觀察和教育發展理論,他大聲呼籲:降低期望、減少內容的「寬鬆學習」,不足以提升學生的能力和動機;而「能力分班」、「提早分流」的教室,已證明無助於「因材施教」,被先進國家視為「過時的垃圾」。而「協同學習」,才是二十一世紀教育的新出路。

「孩子互相學習,可發揮的力量比老師指導多五倍以上,」他發現,沒有任何一位低成就的孩子因為老師的指導而克服問題。不論在哪間教室,孩子對有學習危機的同學,都表現出比老師更強的忍耐力和寬容。

「學習共同體」強調,把為考試「念書」的動機,轉換成為自己「學習」;教學的焦點從「如何教」,轉成「如何學」。三十二年來,佐藤學走訪一萬間教室,經歷一千所學校的失敗,終於證明:教育改革不需另起爐灶,家長不需花大錢、動用特權,在公立學校,孩子就可以享受和同學共同學習、自我挑戰的快樂。

推行 「學習共同體」從鄉村展開  

在佐藤學不放棄的實踐下,「學習共同體」從整體成績低下的「墊底學校」開始,逐漸從鄉村擴散到城市。目前全日本已經有十分之一、三千多所學校,在實踐著「學習共同體」的教學。

愈來愈多導入的學校發現,不但學生的中輟率降低,學習意願提高,教室的氣氛變好了,同時也提升了學生的學力和成績表現。佐藤學的影響力和日本的改變,因而開始擴及亞洲如韓國、中國、香港、新加坡等地。

走訪日本「學習共同體」的前導學校,總能感受到一種整體的關愛和溫暖。 面對急於知道如何實踐「學習共同體」的訪客,睦中學的校長武森公夫像哲學家,堅持先說明:真正的關愛才是一切學習的根基。

「學習裡最重要的是『關係』。你去看學習有問題的孩子,一定都孤立無援。他們可能家庭破碎,或者在學校不敢問同學,想憑藉自己的能力克服學習上的障礙,卻愈來愈孤立、挫敗,結果成為最差的學生。」今年六十歲的武森公夫拿出一本寫得密密麻麻的筆記本,裡面記滿他對教育的思考和觀察。

「每位老師都應該由衷的表現I am here for you(只要你有需要,我就在這裡)的關懷,因為每個人都希望被了解被重視,在班級、同事間的相處也是如此,」武森公夫說。

當老師將自己定位為傳遞知識的媒介、不再一直「講」課時,就可以用耳朵、用眼睛去「聽」到每個孩子的心聲,並且肯定孩子的存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