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  老師從「教」變成「聽」

老師的工作不再是怎樣把知識教給孩子,而是如何設計活動,有層次的提問,讓孩子更喜愛學,能主動學,並且知道自己為何而學。

睦中社會科老師吉田正信表示,老師要常問「為什麼?」「你覺得如何?」去刺激孩子思考。有三十一年教學經驗的吉田,接觸「學習共同體」才三年,教學已經有很大改變,「以前黑板對我很重要,一定要寫,現在少寫板書,反而有時間去關照學生,」他表示。以前也會找不錯的孩子站起來發表意見,而且還是期待每組給一樣的答案,但現在他鼓勵每個孩子都要在小組中發言,參與課堂的討論。 孩子感受到老師的關心和重視,看到老師想聽的眼神,就不會置身事外,想從教室逃走。兩束頭髮貼在臉龐的三年級女生村山菜緒,成績不是最好,家裡經濟也無法負擔家教補習,但是她知道「只要有問題,都可以來學校,老師同學都會幫我,我很喜歡來學校。」

佐藤學在他的著作《學習的革命》(天下雜誌出版)一書中強調,傳統的同步教學,是十九世紀工業革命時代大量生產、重視效率的教育模式:削弱了學習的體驗、放棄了學習困難的學生、忽略了學生的興趣,用以換取「效率」。但所有歐美國家的中小學,都已經和十九世紀的過時模式告別,成功從「以教科書和黑板為中心的傳統教學,轉變為以協同教學為中心」的模式。透過主題課程、單元學習和小組協同學習,保障「每一個孩子」的學習權,同時也維持高品質的學習內容。

「教師的責任,不在於追趕教科書的內容;做為學習專家的教師,責任在於實現每一個學生的學習,」佐藤學說。

突破 勇敢踢破教室圍牆

除了班級的學習圈,老師們也構成另一個學習圈。老師們需要做很多調整:
1 少寫板書,不再單向教學。
2 掌握課程重點,不再填塞知識。
3 改變評量方式,重視學生筆記本、口語表達。
4 提問式教學,學習設計活動引起討論、掌握結束討論時機。

台灣首府大學教育研究所講座教授歐用生,數次赴日參觀。他認為共同體的最大特色是,「老師非學不可」。老師們一起備課、輪流觀摩教學,觀課後有兩小時以上的討論。觀課時注意學生的學習狀況,「老師不會受傷,」他說。因此觀課時沒有權力關係,責任大家分擔,基於教育專業,形成同事情誼,很溫暖,大家都敢講話。

老師們較難適應的是打開自己的教室。睦中學教務主任松本光弘有三十年教學經驗。他觀察,開放教室的心理障礙大約要一年時間才能消除,「如果你把教室的牆壁打掉,他就會放個locker(衣物鐵櫃);搬走鐵櫃,就放一盆大型植物;最後沒辦法還用矮書櫃隔開,」他形容得很有趣,「老師一人講、學生聽的課堂,就會在意有人來參觀;但如果是注重每個孩子的個別學習、小組的互相學習,就根本不會在意有沒有牆壁。」

老師的改變,帶動了學生和學校的改變:
1每個學生都參與了學習,學習變得跟自己相關,也變得有趣了。
2學習有問題的學生,受到大家的關注,和同學老師建立了信任關係。
3行為偏差的頻率降低。
4不以提高學業成績為目標,卻間接提升了學業成績。

而這些改變又成為老師不斷提升自己的動力,形成一個正向循環。

「無論怎樣出色的教師,如果沒有一年至少一次公開自己的教學,我無法認同他是公立學校教師。為什麼呢?即使這位教師的教學非常精采,但只要關上教室大門,孩子就被私有化、教室就被私有化、學校就被私有化。而學校,應該是教師團隊同心協力,實現每一個孩子學習權的場所,」佐藤學語重心長,陳述「學習共同體」必須「打開教室」的核心理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