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PISA研究中心副主任 陸璟:借用PISA,體檢教育

文|許芳菊  攝影|黃建賓

第一次參加PISA評比,就拿下三個世界第一, 上海PISA研究中心副主任陸璟分享他們的經驗。

Q:上海為什麼想要參加PISA評比?

A:PISA是國際上比較有公信力的測試。而且我們的研究發現,PISA測試看教育的視角是值得我們借鏡的。因為它不僅看學生學術的成績,更看學生為生活做準備的能力、應對未來社會挑戰的能力,以及運用知識技能去實際解決問題的能力。這跟上海二次課改推動的素質教育、培養創新精神、實踐能力是拍合的。

另外,它不光有認知的測評,還有問卷。根據問卷跟試題本的分數可以看出來,如果成績好,是跟什麼因素有關;如果成績不好,又是什麼因素,找出背後影響的因素,可以改進政策。

在PISA問卷中也調查學生學習的時間、學生的興趣與家庭背景對成績的影響。以往在我們的考試很少會從這些角度去分析,我們想借鏡它的方法,逐步完善我們教育的質量監測系統,轉變以往比較單一、只看分數的教育質量觀點。

Q:PISA成績出來之後,你們怎麼解讀?怎麼反應?

我們成績好,並不代表我們什麼都可以不做了。因為我們當初參加就是想要借一面鏡子,看看我們有什麼問題和不足,看看人家有什麼我們可以學習的。 整體看下來,我們的成績不錯,但負擔還是偏重了一點,不過相對於新加坡和台灣,我們還算輕。

我們想進一步減輕這個負擔,所以就做了很多「減負」的做法。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小學的「快樂活動日」,就是小學每週要有半天時間以學生的活動為主,讓學生有機會走出去了解社會、了解生活,讓他們的學習有更多可以跟生活結合。

因為從各國看下來,學習時間長未必成績好。效率、效果,還有學生的興趣是很重要的。

第二個推出的行動,是針對整個中小學評價觀念的轉變,我們推出一個「中小學質量綠色指標」。綠色指標不是指環保,而是指學生的能力應該「高質量,輕負擔」。十個指標除了包括學業水平,還考慮學習的動力、學生的負擔,包括他的睡眠時間、課輔時間。指標也包括師生關係,因為在PISA的研究裡發現,師生關係是影響成績很大的因素。此外還有教學方法、學校領導等。我們就是想轉變教育的質量評價觀,想更全面的來看教育的質量。

優質,來自於均衡

另外,我們也去總結,為什麼上海的PISA成績好。我們分析之後,就發現上海高端的學生跟別國差別不大,但是我們在底部的學生比例是很少的,所以我們的成績好,主要來自於均衡,來自於我們沒有太差的學校。

所以我們就去發掘那些基礎比較薄弱、周邊社區家庭經濟背景比較差但搞得還有聲有色的學校,去總結這些學校的經驗,這個就是我們在著力推動的「新優質學校」,就是要打破以前大家對名牌學校的看法。

傳統名牌學校就是考試成績好、升學率高。優質學校不是這樣的,而是要看學校的「增值」,就是如果你能把基礎比較薄弱、社區環境比較差的學校,辦成一個老百姓歡迎的學校,就是好學校。我們要轉變大家對好學校的觀念,這叫「新優質學校」,現在已經掛牌了二十五所學校。

例如,柳營小學原本很多小孩交上來的作業本都是魚腥味、很油膩,老師一開始很生氣;後來去家訪發現,孩子就在菜場邊吵雜環境下寫作業,老師很感動,就在放學以後為學生「留張桌子」,讓學生可以在學校做作業。 他們還有一個做法,從很小的習慣開始教,叫「八十一個好習慣」,分解到一個個很小的目標,預習、提問、有禮貌、講衛生等……

現在我們很多重點就是放在幫助薄弱的學校,理想的目標就是希望「在身邊就有好學校」。

 

Top
[2] comScore→ 埋在每一頁的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