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花絮】

上海採訪後記

文|許芳菊

上海面積有台灣的六分之一,人口兩千三百零一萬人,幾乎和台灣差不多。在上海採訪九天的行程中,我和兩位攝影不僅跑遍了上海各區,甚至把採訪戰線拉到離上海兩個多小時的江蘇海門,這麼多面向的採訪,為的就是希望我們看到的不是樣板,而是較接近現實的情況。

在這些天的採訪中,分享幾則我覺得有趣的事:

◆ 沒有臉書的國度:

原本想說來上海,每日上臉書跟親朋好友報告採訪狀況,也給各位報平安,但我卻忘了,這裡還是一個管制言論的國度,我早就應該知道,在這裡連不上臉書,甚至許多網站也都上不去。與我同行的攝影,立刻請教上海朋友,第二天就學會如何「越獄翻牆」連上臉書。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中國人的聰明機智、甚至競爭力,也許就在這種管制中,不斷「越獄翻牆」出來。

◆ 上海的小資風情:

在上海採訪,是一件讓人神經緊繃,血壓上升的事情。我在報導中也描述了一小段,我們如何在上班時間,勇敢站到馬路中間跟上海人搶計程車的事情。但除了緊張、壓力,上海這些年來,也出現了另一種浪漫情調,我在上海的友人稱這為「小資風情」。例如,在上海康泰路、華山路一帶,有許多特色餐廳、咖啡小館、甚至一些賣著文創精品的可愛小商店。我在由老街區改造的新熱門景點「田子坊」就逛的流連忘返,一條小小的巷子逛進去,柳暗花明又一村,pub、餐廳、藝品店跟來自各國的遊人,將這裡點綴的很夢幻。

還有一日採訪路過華山路丁香花園,就被這條路的風姿給迷倒。上海的法國梧桐樹,在春天看來特別美,梧桐樹如綠色隧道,樹的後頭盡是高級別墅,時光彷如回到上海灘法租界時代,很異國風情,那日我們在華山路上拍梧桐樹,拍的不捨得離開。

不過剛坐上計程車,司機立刻將我們拉回現實,他先大大批判了上海的貧富不均,又取笑那些不斷興建中蓋起的高樓大廈,真的是一點文化水平也沒有,拿來跟華山路的別墅比,文化水平差太多了。接著他又談起薄熙來事件,為他大抱不平,還一直追問來自台灣的我們,對這些事情有什麼看法。我這時忽然間想起幾天前,一位上海友人評論薄熙來事件,他說:「你們台灣阿扁貪污的等級,在我們這邊只能算得上是科長層級的…」對於這些政治話題,我小心的不與回應。 雖然我是抱著借鏡上海教育的動機而來,但也一直清醒地了解,這是一個複雜的國家、複雜的城市,我絕不能寫出太過「天真」的報導,但在上海採訪這幾天,上海的教育變革,的確帶給我太多「衝擊」,這些「衝擊」,正是我想傳達給台灣讀者的。

 

Top
[2] comScore→ 埋在每一頁的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