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學習共同體」下校長「學習領導」的新議題

文∣台北市北政國中校長 高松景

佐藤學說:要導入學習共同體,校長的決心是成功的關鍵!但絕對不可用強制「壓迫」的,因「學習共同體」是一種草根性、由教師出發的改革。佐藤學舉韓國在2001-2005年指定兩所學校展開「學習共同體」,因教師強力抵抗而告失敗,2009年迄今改採以創造21世紀新教育模式為目標,給予學校及教師相當程度的教學自由為政策,才獲得教師的支持,已成功開展323所學習共同體學校。

趨勢大師約翰˙奈思比第八個未來定見:「所有的變化都是演進的,而非突變的。事情就是需要時間,而且幾乎是比我們預期的時間來得長。」佐藤學推展「學習共同體」長達32年,前面1,000所學校都失敗,到第17個年頭才總算在「濱之鄉小學」成功展開。

對國內而言:「學習共同體」是一個創新的教育理念,其要推展可參考傳播學者羅吉斯「創新傳播理論」(Diffusion of Innovations)下列兩項觀點:1.一項創新的觀念或事物在人們不是一下子就採用,其內在學習歷程可分為以下五個階段:(1)覺醒期(Awareness):開始知道新事物,但不是很清楚。(2)興趣期(Interest) :產生興趣,知道更多新事物的資訊。(3)評價期 (Evaluation) :評估採用新事物的利弊得失,詢問意見領袖。(4)嘗試期(Trial) :可嘗試後成功則持維採用,反之則否。(5)採用期(Adoption) :對新事物滿意,決定持續採用。2.人們在不同時間,採用新觀念,依其採用時間的先後,可分為六種人:創新者、早期採用者、早期跟進者、晚期跟進者、晚期採用者、落伍者。

羅吉斯進一步指出:要增進社會大眾採取創新觀念,需要針對要傳播新事物的特性(相容性、彈性、可逆性、相對利益、複雜性、危害性),以及民眾對新事物的接受階段(覺醒期、興趣期、評價期、嘗試期、採用期)採取不同的傳播方式,傳播者是擔任「促進者」。以下嚐試從校長「學習領導」的觀點,以「學習共同體」的教育理念為核心,運用「創新傳播理論」,提出推展本土化「學習共同體」的一些構想:

一、校長應發揮「早期採用者」的影響力,倡導學習共同體的教育新價值

(一)擘畫學校「學習共同體」的新願景,擔負起改變教師課堂教學的責任。 過去傳統認知是「教室授課是教師個人的功課及問題」,現今以學校內部教室授課改革做起的「學習共同體」,校長須負起課程領導、教學領導及學習領導的責任,以保障學生的學習權。相對於學校教師,校長是教育創新的「早期採用者」(佐藤學教授是創新者),校長對學習共同體的重視程度,將大大影響全體教師。

(二)先去影響願意接受新知的校內教師,成為「早期跟進者」。 「早期跟進者」的特性是易受「早期採用者」的影響,及願意接受新知者。邀請學校主管及教師意見領袖(領域召集人),先共同研討學習共同體,成為「早期跟進者」,組成推展小組,形成學校政策,針對全體其它教師(晚期跟進者)規劃學校推展計畫。

(三)校長要如何導入學習共同體?可先瞭解學校已存在的價值,再順勢引導學習共同體新願景、新價值,例如:本校在教師專業發展及活化教學已獲相當績效,但過去較放在教師的教學行為,現在要聚焦在學生學習。

二、校長的領導焦點在教師對教育、學校及學習的重新認識

(一)「學習共同體」不只是「教師教學方式的改變」,而是「教師對教育、 學校及學習的重新認識」。「學習共同體」不是一種「授課方式」或「指導手冊」,「學習共同體」不是「只要改變教學方式即可完成的革新教育」,而是要根本改變教師對教育、學校及學習的重新認識---意即學習共同體的教育哲學。

(二)對話澄清觀念,增進與教師信任關係。以下是常見的迷思,需與教師們對話澄清:「學生就是不喜歡學習」「教學時間實在不夠」「要學會,就要反覆練習」「進教室觀課會干擾學習」「小組討論吵吵鬧鬧,會托累進度」、「學生自學,學錯怎麼辦?」、「不能力分組(班),怎麼教?」、「好學生都給耽誤!」

(三)營造有利教師公開授課的組織文化:推動學習共同體最困難的地方,是讓教師打開教室大門,公開上課內容。其原因是:在教師的認知是認為公開授課是批評教師的作法。如何改變教師對公開授課的觀念及文化呢?其可行的解決方法是:將公開授課(觀課)放在現行教師觀課中(只是擴大歡迎校內有興趣的教師都可參加),且倡導將觀課重點改聚焦在學生的學習情形,而不是教師的教材教法。授課後的研究會議,把議題重心由「教師或教育方法」改變為「孩子或學習的事實」(在韓國的經驗要改變議題重心就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也可將授課後的研究會議名稱做改變,讓教師們創造能夠快樂學習的場所。此外,在國內需突破的是要建立授課後的研究會議的例行性時間,最好能列為教師需參加的勤務時間(在日本授課後的研究會議是該年級的全部教師參加,因如果只有同科教師參加,會流於教材教法的討論)

< 前一頁 1 2 下一頁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