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開始閱讀 悅讀書單 樂讀‧悅讀徵選 活動分享
方法篇
種一棵閱讀樹閱讀素養怎麼養成?


在孩子心中種一棵閱讀樹  文/賓靜蓀

電玩、臉書、手機排擠孩子的視線與時間,如何協助孩子找回閱讀的樂趣和渴望? 《親子天下》綜整國內外閱讀專家的四大有效新做法,幫助有心的家長、老師們,為少年的閱讀開胃。

「在孩子心中種植一棵閱讀樹,這棵樹將在孩子生命裡茁壯繁盛,綠葉成蔭,庇護著他們躲避世間的焦荒,得到安靜的清涼。」-張曼娟《親愛的閱讀樹》

閱讀不僅是作家張曼娟口中的「護身符」:「加深對人生和宇宙的認識,使我們擁有趨吉避凶的智慧和能力」,閱讀也直接提升孩子的學習和成績,甚至影響社會、國家的正向發展。

青少年階段的閱讀尤其關鍵。全世界都在用新的眼光和方式,重視青少年的閱讀。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PISA評比,將十五歲青少年的閱讀素養,視為未來成為現代公民的基本配備。PISA從全世界六十八個國家、長期的研究結果發現,十五歲「準大人」的閱讀能力愈強,未來學業成績愈好,愈有能力蒐集、理解、判斷資訊,並有效參與現代社會的複雜運作。

資深讀者也從閱讀行為中獲得個人、專業和社會性的優勢。美國國家人文藝術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一份整合全美閱讀研究的趨勢報告也顯示,相較於不閱讀的人,有閱讀習慣的人較積極投身有意義的公共事務,例如擔任志工;也較善於安排個人生活,如參與運動、文化活動等。

但是,全世界青少年的閱讀量和閱讀時間,卻普遍減少。看電視、玩電玩、和朋友在臉書、手機上互動,取代了閱讀。

台灣的國中生更承載課業、考試的壓力,根據《親子天下》的調查顯示,每天閱讀一小時以上的國中少年,只有兩成。

全世界的大人都在想盡辦法,希望協助孩子找回閱讀的樂趣和渴望。

隨著十二年國教逐漸鬆綁,少年們也將有更多機會和餘裕,重拾課外閱讀的樂趣。《親子天下》綜整國內外閱讀專家的四大有效新做法,幫助有心的家長、老師們,為孩子的閱讀開胃,享受營養又美味的閱讀。

一、提供高度有趣的讀物

青少年不像兒童,不會照單全收父母老師的閱讀喜好。吸引大人的內容不一定吸引青少年,不要限制孩子只能在你的品味裡選擇。提供高度有趣、和青少年生活經驗與感受有關聯的讀物,是第一個關鍵成功要素。

好的青少年文學,主角是青少年,講述成長過程中脫離天真、面對成人世界殘酷一面的辛苦,卻仍能堅持理想的美好。青春、熱血、奇幻、冒險、友情、愛情等元素,加上動聽、有趣、有吸引力的故事,才會抓住他們的專注力,讓他們投入情感,欲罷不能。作家郝譽翔認為,青少年文學因此常出現善惡對抗,最可貴之處,就在於堅持人性的純真、良善和愛。

但當孩子和你對「有趣」的看法不同時,學習先接納孩子的閱讀喜好,是所有專家的共同建議。漫畫和輕小說是青少年的最愛,大人儘管心中有不同的評價,也要放下權威,讓孩子知道你對他的喜好感興趣。

「傻呼嚕同盟」集結一群中年漫畫迷,在大學兼課的召集人黃瀛洲,經常受邀演講漫畫閱讀的樂趣。他強力建議父母一定要試著讀孩子目前著迷的閱讀內容,「要像準備考試一樣耐著性子讀,因為這關係到你的家庭和諧。」切忌一直站在局外,流露出「我要阻止你進入此一恐怖世界」的動機,那樣「會立刻被列入不同國的人,連對話管道都搭不起來,」他表示。

漫畫、輕小說是「甜點」 已經當爸爸的黃瀛洲至今仍維持一天看四、五本漫畫的習慣,覺得漫畫「一輩子看不完」。他知道漫畫無法禁止,但用同理心,引導孩子看見這類漫畫或暢銷書籍寫作模式的千篇一律,並提供孩子更好的閱讀文本,讓他們知道「不需屈就不好的東西」。

花蓮縣明義國小老師許慧貞,則喜歡用「甜點」來形容這類讀物。經常帶領校內外高年級孩子讀書會,她觀察許多孩子看十本、一百本後,也不記得內容。她強調,大部分的「甜點」儘管很好吃,但人要長大還是必須吃「主食」,需要支撐人生價值的讀物。而少年需要的「主食」比較不易挑選。「不能給太幼稚的,也不能太難讓他打退堂鼓,」許慧貞說。

高度有趣的閱讀素材不一定是紙本讀物,歌詞、電影、日劇、展覽,都可以吸引入門、甚至當成文本來閱讀。

彰化縣鹿鳴國中國文老師楊志朗,利用學生喜愛的流行歌歌詞、音樂MTV,搭配國文課內容,創造一場場音樂與文學的邂逅,提高閱讀和寫作的興趣。例如,以歌頌畫家梵谷的〈Starry Starry Night〉搭配詩人楊喚的〈夏夜〉;王菲〈傳奇〉對上席慕蓉的〈一棵開花的樹〉。楊志朗已經研發出二十六種組合,並「乘勝追擊」進行延伸閱讀人物傳記,還邀請學生化身時空旅人,穿越時空去採訪一位心儀的古人。平常不喜歡寫作的學生作品,都成為結合文字、美術、電腦的演出,令人驚豔。

二、跟孩子談書

和孩子談書不僅可以鼓勵他們繼續閱讀,也創造家庭對話和共同感。當孩子願意講述他愛看的書籍內容時,大人要專心傾聽。

台北市北投國小資深老師黃桂冠愛看書,也在學校帶孩子看書。她常把自己正在看的書當成一個很夯的話題,在餐桌上講述最精采的部分,勾引孩子的好奇心,通常孩子就會想拿來翻翻。

談書也可以是串起每本書後面的資料庫,「一本書可引導想看另一本書的渴望」。黃桂冠比喻,書與書的緣分有時因作者、主題、日常生活中的種種關聯,閱讀的深度和廣度就因此累積。

導讀,是老師們公認最有效吸引孩子閱讀的魔法。由老師介紹最感動自己、最棒的那個梗,解釋一下前因後果,對帶領孩子進入經典或「冷門」書尤其好用。

台中「千樹成林」作文班創辦人李崇建擅長說故事,尤其擅長將故事講到一半,在最重要部分戛然而止,通常造成大多數的孩子在下課後爭先恐後搶著借閱,想第一個知道結局。他用這樣的方式,帶領國小國中孩子進入馬奎斯《百年孤寂》的世界。

今年得到閱讀磐石獎的新北市鳳鳴國中,校長施雅慧讓各領域老師每學期進行一本「專書導讀」會,老師們上台說書、演書、介紹對這本好書的熱情和感動,能非常有效的吸引學生「心嚮往之」。

朗讀創造美好的閱讀記憶 朗讀,尤其適合用來縮短經典好書和孩子的距離。選對書,不管厚薄,讀給孩子聽。剛開始,青春期的孩子會有「我已經長大、為何還要唸給我聽」的排斥感,但「聽故事沒有壓力,透過朗讀讓人看到自己快速閱讀時沒看到的細節,很少有孩子能抵擋這樣的魅力,」長期推動朗讀的「貓頭鷹親子教育協會」祕書長李苑芳表示。

朗讀,更成為美國一對父女親密連結的美麗故事。單親爸爸吉姆決定每天睡前為女兒愛麗絲朗讀十五分鐘,他從橋梁書、小說,讀到《莎士比亞》,女兒從十歲聽到上大學、住進宿舍的那一天,九年從未間斷。「你可能覺得一天十五分鐘無關緊要,但事實證明,後來的每件事都跟這十五分鐘有關。」愛麗絲後來出版了自己的書《愛的閱讀承諾》(The Reading Promise: My Father, and the Books We Shared),這次換女兒讀給爸爸聽。

三、創造分享舞台 組閱讀社群

讀完一個好故事,孩子一定會有許多想要討論的想法,需要聆聽、表達與分享。鼓勵青少年把自己喜歡的書,變成一個流行話題,和同儕分享,協助他們創造一個青少年分享的社群與文化。例如讀書會,「大家因一本書聚在一起,從聊書到抒發心事、彼此認同、傾聽,感受到人與人的溫度,」協助成立過許多少年讀書會的許慧貞說。

青少年常造訪的網路,也可成為分享舞台,形成虛擬閱讀社群,前提是貼近青少年的喜好和需求。美國 Scholastic 出版社四月推出一個「就是青少年」(this is teen)的臉書專頁,透過密集、即時的互動,連結青少年、書和作者,並傳遞新書發表、簽書會、與作者見面的訊息。

美國「閱讀報告」出版集團長期經營的「teenreads」網站除隨時更新新書、作者、書評訊息,更設計「搶先預報」(Sneak Peek)計畫,號召愛書、想先睹為快的一百位青少年,閱讀即將出版的新書,唯一的交換條件是要傳回自己的讀後心得。「teenreads」網站為「黏住」青少年,更定期設計出和青少年閱讀相關的問題,邀請大家上網發表意見。例如「請用二十個字,比較電影《飢餓遊戲》和同名書系」、「請列出你朋友不閱讀的三個理由」、「請列出三本你心目中的年度最佳讀物」,因為不需長篇大論,青少年回覆十分踴躍。

四、尋找閱讀典範

全世界推廣閱讀的大人都表示,「你不能一邊叫孩子去看書,自己卻不曾拿起一本書,或在一旁看電視、上網,青少年會立即識破你的偽善。」

父母、老師要以身作則,做孩子的閱讀典範。也只有真心喜愛閱讀的大人,才能感染青少年,讓閱讀的喜悅「全境擴散」。

除了身邊的師長之外,書的作者、愛讀書的同儕,都會是少年閱讀很重要的「精神領袖」。
創作者是少年閱讀過程中最耀眼的明星。「直接面對把一本書製造出來的人,會讓孩子更興奮的持續閱讀,」美國「eHow」網站分析。也因此,讓少年參與書店或圖書館的閱讀活動、作者簽書會,都極有利於少年建構閱讀典範與社群。

建立你家的典藏書 如果你的孩子已經是資深讀者,明道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凌健建議,不妨學習法國的家庭圖書室概念,建立自己家的藏書。

請家庭成員每年各自推薦五本書,如此日積月累就產生「○○家典藏書」,並且可以請家中每人都熟讀一本好書,彼此聊書、朗讀、討論。

這份你家的典藏書單,不但可以推薦給別人,也可展現自己的品味。

剛剛擔任新手媽媽的作家郝譽翔,也特別提醒成人們,記得給青少年足夠的空白時間,才能讓他沉浸在書的世界裡。因為孩子要在「無聊、寂寞、沒玩伴」的情況下,才會拿起一本書。

她建議家長要創造出「無聊的狀態」,把書放在孩子四周,給他摸索的空間,「如果他在書裡找到知音,就會找到閱讀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