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學習成常態,近視進展慎危害

by 古曜瑋 南投埔里花旗驗光所驗光師


目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 2016 年的研究發現 2010 年全球約有 27%的近視人口(約 19 億人),預估到了 2050 年近視人口會增加到 52%(約 49 億人)[1],而在台灣依據國民健康署委託台大醫院團隊以散瞳驗光方式於 106 年執行之「兒童青少年視力監測調查」結果,幼兒園小班至高中三年級青少年近視(≧50 度)與高度近視(≧500 度)盛行率(如表 1),近視盛行率分別在幼兒園大班的為 9%、國小六年級為 70.6%、國中三年級為 89.3%,這些結果都顯示我國學童近視問題嚴重[2],並且高度度近視所提高視網膜剝離、青光眼、黃斑部退化疾病等機率是我們更該重視近視進展的可能造成的危害。

表 1. 幼兒園小班至高中三年級青少年近視(≧50 度)與高度近視(≧500 度)盛行率 (資料來源:國健署)

最新研究:手機的近視風險,約為使用電視的 2 倍

目前全球受 COVID-19 影響,導致學生在家學習的時間增長,因應這樣長時間近距離的用眼,以及減少原有的戶外活動時間,是否會造成學童在近視增長的潛在風險呢? 從 2019 年疫情開始至今,我們可以參考其他國家的研究結果:在西班牙 1600 名 5-7 歲兒童的研究中,分別收集他們 2019 年和 2020 年 9 月和 10 月的非散瞳的視覺檢測與生活方式問卷調查數據,研究結果發現在 2020 年隨著兒童在居家防疫期間的生活方式改變,相較 2019 年總體的遠視的百分比下降(44%降低至35%),而正視(亦沒有遠視及近視)百分比增加(36%增加至45%),由於5-7歲的學童原本應該要有遠視的庫存度數,若提早用完遠視度數成正視,意味著加快了未來近視的機率 [3];而在中國山東一項由 2015 年至 2020 年 6-13 歲兒童的非散瞳近視研究中,發現在年齡較小(6-8 歲)兒童在居家防疫後近視發生率明顯較2020年前有所提升 [4];另外中國一項調查 3800 名學齡前至高中學生在疫情前後,使用電子設備與近視進展的調查研究中,發現學生在疫情期間增加電子設備的使用時間、使用電腦和手機(相比電視),都會可能會造成近視風險的增加,值得注意的是使用手機的近視風險約為使用電視的 2 倍 [5]。

最後根據美國眼科學雜誌在 2021 年 3 月發表的文章,COVID-19 流行期間的螢幕使用時間:是否進一步造成近視增加的風險?回顧過去螢幕使用時間與近距離工作的文獻,結果也表明增加螢幕使用時間會加快近視的增長,因此家長、學校和政府部門之間都需密切合作,避免長時間使用3C螢幕時間、減少近距離的工作的使用時間與距離以及適度的戶外活動時間(每天建議 1~2小時),以減緩居家學習所帶來近視風險增加的問題[6]。

數位時代3C不可免,請幫孩子選擇合適的螢幕

總結目前的研究結果,使用電子設備進行遠距教學或許可以緩解學校在停課後的解決方案,也是我們減少病毒傳播的最佳選擇。儘管如此,可能使學童近視增加速度比預期的快,是否也是疫情導致學習環境改變造成的潛在風險。特別是年齡較小的兒童,由於處於發展的關鍵時期,一旦開始近視就會像是啟動了一台不可逆的火車,我們能做的只有趨緩近視的增加,而近視控制的方式因人而異,建議能與與專業的眼科醫師及驗光師討論後,選擇合適的控制近視方式,如:藥物(散瞳劑)、光學鏡片(周邊離焦)、隱形眼鏡(角膜塑型片)等控制方式。

因此在後疫情時代中,數位教學的應用是無可避免的,但我們能透過引導孩童建立良好的用眼方式,例如:觀看線上課程的螢幕盡可能避免使用手機進而使用相對較遠的螢幕。近距離用眼時搭配計時器,提醒一段時間(30 至 40 分鐘)後,望遠凝視10分鐘以中斷看近的持續時間,若是在家中可以搭配射飛鏢等方式增加活動的趣味性。最後讓我們一起加強對於學童對於生活環境的管控,以確保學童能在學習過程中免於近視進展帶來的風險!

參考文章來源:

  1. Holden, Brien A., et al. "Global prevalence of myopia and high myopia and temporal trends from 2000 through 2050." Ophthalmology 123.5 (2016): 1036-1042.
  2. 衛生福利部近視盛行率調查: https://www.hpa.gov.tw/Pages/List.aspx?nodeid=45
  3. Alvarez-Peregrina C, Martinez-Perez C, Villa-Collar C, Andreu-Vázquez C, Ruiz-Pomeda A, Sánchez-Tena MÁ . Impact of COVID-19 Home Confinement in Children's Refractive Errors.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21;18(10):5347.
  4. Wang J, Li Y, Musch DC, et al. Progression of Myopia in School-Aged Children After COVID-19 Home Confinement. JAMA Ophthalmol. 2021;139(3):293-300. doi:10.1001/jamaophthalmol.2020.6239
  5. Liu J, Li B, Sun Y, Chen Q, Dang J. Adolescent Vision Health During the Outbreak of COVID-19: Association Between Digital Screen Use and Myopia Progression. Front Pediatr. 2021;9:662984.
  6. Wong, C. W., Tsai, A., Jonas, J. B., Ohno-Matsui, K., Chen, J., Ang, M., & Ting, D. (2021). Digital Screen Time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Risk for a Further Myopia Boom?. American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223, 333–337.
專為孩子設計的全方位近視管理 解決方案 >